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北漠楚家 第五十四节 向道之心
    沙子上睡的楚萧浑身上下不舒服,天空才刚刚有点亮,楚萧就睡不着,醒了过来。
    看着除了还在守夜的叶子辰,其余众人都在呼呼大睡。楚萧不禁摇了摇头,拿起寒月宝刀,走出岩洞。
    在楚萧起身之时,?叶青的身子明显动了一下,显然这叶青生为女子之身,也是有所提防。
    待到楚萧出了岩洞,叶青也是缓缓起身道:“哥,眯会吧守了一夜了。”
    叶子辰笑道:“没事,我反正也睡不着,都已经快天亮了。”
    叶青也没勉强道:“我也睡不着,这岩洞太闷热了,我出去透透气。”
    叶子辰点了点头道:“小心,注意安全。不要走的太远。”
    叶青应了一声,提起手中细剑出了岩洞。
    走出岩洞的楚萧,望着?一望无看不到边的的大漠,深吸一口气就地坐下,闭上眼睛,缓缓呼出。
    服下了水月丹,体内天一心法开始慢慢运转,不断的精纯这楚萧的内力,楚萧就是要做到厚积薄发。
    想起昨日的蛇洛,如果是自己一人?,要面对蛇洛和大蛇的合击,估计是百分之百落败,至于能不能逃脱,还得靠运气。
    即使自己有飞云式,不过想起那蛇洛恐怖的速度,估计是不太可能逃脱。
    区区一个边缘城池里就有如此高手,放眼北漠那不是过江之鲫,数不胜数,还有那王龙自己更是毫无还手之力,自己必须要早日进入练脏境,然后入先天,才能和这些顶尖高手过过招。
    在天一心法随着体内筋脉运行几个周天以后,楚萧突然睁开双眸,起身挥舞起破武式。
    后天境的真元三式倒数没有特别强悍,到了先天以后得破罡式就比较厉害了,至于什么程度还得要靠楚萧自己去试炼。
    破武式刀法已经不见数日前,刚刚得到时那般生疏。招数连贯,招招相连,刀身不断划过空气,引起阵阵回响,突然寒月宝刀刀尖一点亮光亮起,一道气浪向前激出,一时间黄沙飞扬,久久才落下。
    脚下飞云式步法加持,使得楚萧在黄沙中犹如平地,空气中留下阵阵残影。
    而这时准备练剑的叶青,在角落里望着楚萧,一时间愣了心神,嘴里嘟喃着:“好厉害的步法。”
    楚萧并不知道远处有人观望,此刻的他,正是陶醉在这飞云式的精妙步法和这刀法之中。
    随着时间不断推移,太阳也缓缓升起,又是崭新的一天。
    楚萧收起了寒月宝刀回头一看,回身刚刚好看到,正在观望出神的叶青。
    叶青也是看到自己被发现,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脸颊有些微红,低着头稍稍有些显得紧张。
    楚萧走了过去,连脚步都没停缓,走进了岩洞,压下了心中不知是好感还是什么的情愫。
    楚萧不允许自己在没有完全实力的情况下动情,法制社会动情是没有关系,但是在这弱肉强食的北漠江湖,那可不行,会成为致命的弱点。
    这可不是楚萧所希望看到的,什么儿女情长,什么江湖恩怨,和自己的武道相比都要让路。
    当然楚萧并非无情,只是完全没有必要,让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来干扰武道之心。
    叶青看着楚萧的背影,暗想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莫名的紧张,眼前这少年自己不过才刚刚认识,真的是奇怪。”
    楚萧来到岩洞一角,从包裹里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干粮吃了起来。
    唐俊伸了个懒腰,揉了揉眼睛道:“这沙子睡的好难受,楚萧你起的这么早啊!”
    楚萧点了点头道:“早点起床,修炼武学,时间太过宝贵。”
    唐俊发现叶青没有了身影,急忙道:“叶姑娘呢,楚萧你有没有看见。”
    楚萧无奈的摇了摇头,得了,一点没听进去,道:“在岩洞外呢?”
    唐俊一个鲤鱼打挺,就往岩洞外走去。
    叶子辰看着楚萧拱手道:“楚兄,没想到豪门家族,也有楚兄这般勤奋刻苦的武者。在下以为都是一些纨绔子弟罢了!今日真的是大开眼界。”
    楚萧摆了摆手回道:“叶兄抬举了,在下实在是太过平凡了,只能勤能补拙,才能不被淘汰。”
    叶子辰望着身上没有一点豪门世家的嚣张跋扈的气息,还特别的平易近人,也是感慨道:“要是我们叶家主家之人,也能像楚兄一般平易近人多好,一个个都是连走路的步伐都是尽显嚣张之意,欺男霸女更是每天日常,还能获得好的资源,这世道太不公平了。”
    楚萧望着愤愤不平的叶子辰道:“人生百态,做好自己就行。”
    叶子辰看着这楚萧,总感觉历尽沧桑一般,好奇的问道:“楚兄,你的目标是什么。”
    楚萧稍微一想道:“如果是太平盛世,我的愿望是沧元城有三亩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叶子辰又是问道:“那如果是乱世呢?”
    楚萧看了看身边的寒月宝刀道:“活着!”
    楚萧说这两个字的时候,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变化,十分冷静,态度异常的认真。
    叶子辰把头一歪,诧异道:“活着。”这个答案让叶子辰万万没想到,这身份武功都远远高于自己的楚萧,答案居然是活着,一时间极为不解。
    楚萧也没去解释,他不会像某些人一样,我某某某刀尖所指,群雄闻风丧胆。
    要是今后真到了那个地步,也不用说出来,你有了面子,必然有人丢了面子。
    天下一饮一啄,必有定数,只是为了嘴上逞一时之快,平白惹了大敌何必呢?
    偷袭,不好吗?还能减少危险系数,降低别人对你的实力评估和防备,低调才好办事。
    楚萧吃完了干粮,起身就要去找唐俊,准备回沧元城了。
    唐俊看到练剑的叶青,一时间出了神,慢慢的欣赏了起来。
    那道美丽的倩影在黄沙中来回飞舞一般,手中细剑浑圆,突刺不断转化。黄沙扬起,风沙吹过,再不见刚刚娇羞模样,尽显江湖儿女的干练和洒脱的气质。
    而这一幕被唐俊看着眼里,脸上透出了幸福的笑容喃喃道:“这才是要伴随自己一生的女子,自家老爷子也自己介绍的要不就是水会财团的闺女,要么就是就是布行富商的闺女,反正都是走商的,都是商家联合,更多是为了利益。”
    看着眼前与众不同,容貌上等的叶青,唐俊感慨道:“要是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那该有多好啊!”
    这时候,一道不适宜的声音在唐俊耳边响起,“我们要出发了。”
    唐俊心情立马不好了,下意识回身想打人。不过看到是楚萧,又想想楚萧的武功,立马就蔫了。
    唐俊换了张献媚的脸道:“楚萧,你看我们能不能和他们一起上路啊!毕竟人多一点也安全一点,我去和叶兄他们说一下。”
    不等楚萧拒绝,唐俊就小跑到叶子辰面前道:“叶兄,楚萧说了想和你们一起回沧元城,大家也好有个照应。”说完一脸期待得看着眼前的大舅哥,不管你们承不承认,唐俊就是这样想的。
    叶子辰也感觉楚萧为人还算不错道:“行吧,既然如此大家也好相互照应,等我妹妹练完剑法,我们就启程,你看如何。”
    唐俊见到叶子辰答应,立刻眉开眼笑道:“好的好的。”
    又是立马小跑到楚萧面前,双手合并恳求道:“楚萧,帮兄弟一把,回到沧元城,我在烟花楼给你摆一桌。”眼睛却是看着,黄沙中的那道倩影。
    楚萧摇了摇头叹气道:“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唐俊像个好奇宝宝一般抬起看着楚萧,疑惑的问道:“舔狗是什么,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呢?是一种犬类异兽吗?”
    楚萧摇了摇头,没说话,望着大漠也不知道想什么。
    唐俊见楚萧不回答,一副装作很深沉的模样,也是不在多想,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想这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做什么。看着叶青入迷了起来。
    楚萧也是看向眼前不远处的叶青,和唐俊不同,唐俊看的是叶青的容貌,身段,还有那什么莫须有的气质。
    楚萧不同,看的是那出招速度,剑招的连贯与否,脚步的走位。
    而那叶青似乎也有所察觉,看着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的两人,这叶青固然是江湖儿女,但未经人事,被唐俊楚萧这么看着也是不好意思,脸庞浮上了一层淡淡的红晕,更加美丽动人。
    叶青收起了细剑,就疾步回了岩洞,在路过楚萧唐俊身边时候,向着楚萧偷偷看了一眼。
    在唐俊厚颜无耻的操作下,四人才组队,向着无边际的大漠出发了。
    在路上。唐俊有意无意的和叶青靠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楚萧则是看着这大漠的黄沙,赶路着,想早点回到楚家。
    而在他们的不远处,一个体格十分高大,后天境的青年,依靠蛮力如同野兽一般和一只成年巨岩虎赤膊着。
    成年的巨岩虎,铜头、铁尾、岩石背、都是极为坚硬的,而且极为灵活,一般的后天境武者都闻风而逃,只有先天武者才能依靠真气的攻击才能杀死巨岩虎。
    再仔细一看这青年的模样,必然是寒毛卓竖,只见那青年没有毛发,表露的皮肤全部如同烈火烧焦一把,连脸庞全部烤焦了,只剩下双眼还如同常人一般。
    巨岩虎可不会惧怕这青年模样,反正它也不关心美丑,能吃就行,个头越大越好。
    巨岩虎张大虎嘴扑向青年,想活生生吃掉眼前这少年。
    青年丝毫不惧,拳对虎掌,受到一阵巨力,青年内力全出,才挡了下来,不过巨岩虎的重量使青年的脚慢慢陷进沙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