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我儿子!
    “让一让,让一让,这是怎么了?”老师姗姗来迟,看到眼前的状况也被吓了一跳,“王宇泽,你这怎么了?”
    “张老师,你们怎么能把这么危险的孩子留下来,你看看我们家王宇泽的手,都流血了!”王太太抓着王宇泽的手在张老师面前晃了晃,“今天这事必须严惩!”
    其实就是擦破点儿皮,没什么大碍,但既然王太太都这么说了,张老师自然不敢怠慢。
    “叶瑾瑜!你怎么能欺负同学!道歉!”张老师不问青红皂白的开始呵斥。
    闻言,叶夕君眉头紧皱,“张老师,你都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就偏听偏信,这是一个老师该做的吗?”
    张老师一愣,随即看向叶夕君。
    叶夕君刚从公司出来,身上穿的只是普通的职业装,虽然不便宜,但也不是什么大牌,跟王太太那一身像是从巴黎时装周买回来的一比,简直廉价到不行。
    这么一看,张老师心里有了思量,板起脸,“这已经不是叶瑾瑜第一次欺负同学了,之前几次好歹都没受伤,但这次叶瑾瑜太过分了,必须道歉,否则就等着被退学吧!”
    话说到这份上,叶夕君心里的怒气已经压不住了,她还从来不知道小家伙班上都是这些货色,一个小小年纪就会仗势欺人,一个为人师表只会阿谀奉承。
    而一旁躲在王太太怀里呜咽的王宇泽得逞地笑了,他早就看叶瑾瑜不顺眼了,一个没有爸爸的野孩子不管是人缘还是成绩,处处压他一头,偏偏每次他的警告都毫无作用,这次他一定要让叶瑾瑜知道他的厉害。
    “你!”
    “谁敢开除我儿子?”
    一个低沉的男声在人群外传来。
    众人扭头看去,一道歆长高大的身影走了过来,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轮廓十分立体,一眼看上去英气逼人。
    男人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冷气令人下意识的退避三舍,纷纷自觉的给男人让出一条道来。
    沐修辞径直走到叶夕君面前,转身就将两人严实的护在了身后。
    叶夕君看着面前宽大的背影,顿时心安了不少。
    “你要开除我儿子?”沐修辞扫视一眼四周,最终将视线定格在张老师身上。
    被沐修辞的眼神看的有些心虚,但想想确实是因为叶瑾瑜才导致王泽宇受伤,她作为老师让叶瑾瑜道歉也没错。
    这么安慰了自己一番后,张老师挺了挺腰背,“对,叶瑾瑜欺负同学,不知悔改,我们学校容不下这样的学生。”
    “呵,是么?”沐修辞冷笑一声,眼神越发凌厉。
    张老师吓得一缩,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你是这个野……”被沐修辞的眼神一扫,王太太下意识的改了口,“叶瑾瑜的爸爸?”
    “有问题?”沐修辞将躲在身后的叶瑾瑜拉至身侧。
    这一大一小的站在一起还真像是放大缩小版,除了父子哪里会有人长这么像的。
    “不可能!叶瑾瑜是个没有爸爸的野孩子,你根本不是他爸爸!”王泽宇不甘心的反驳道。
    从入学他就见过一个男人来接过叶瑾瑜,而且叶瑾瑜叫他舅舅,所以大家都认为叶瑾瑜没有爸爸,他好在有个地方能胜过叶瑾瑜,现在突然窜出一个人来说自己是叶瑾瑜的爸爸,怎么可能,他不接受!
    “你说谁是野孩子?”沐修辞略微皱眉。
    沐修辞的气势连成年人都受不住,更何况是个孩子,被沐修辞这么一看,王宇泽顿时就怂了,下意识往自家妈妈怀里钻了钻,低声呢喃,“他就是野孩子!”
    “你,你干什么!吓唬小孩子算什么本事!”王太太也被沐修辞散发出来的冷气震慑到了,有些结结巴巴的开口。
    “这里发生什么事了?”校长从人群外挤进来,本来他是接到通知,知道今天有个大股东要来视察学校才匆忙出来迎接,谁知道刚出校门就看到一堆人围在这里。
    见到校长,张老师像是找到了靠山,立刻凑过去,“校长,是叶瑾瑜欺负了王宇泽同学,拒不道歉。”
    “是么?”校长扫了一眼叶瑾瑜,随即看向王泽宇那边。
    有人做主,王太太自然腰板也硬了起来,“校长,我丈夫好歹也是这所学校的股东,这件事我需要一个交代。”
    闻言,校长脸色变了变,“这件事我会调查,严肃处理。”
    “调查?我儿子的伤明晃晃的在这里,还需要调查什么!”王太太一听校长这模棱两可的回答立刻就炸了。
    校长看了一眼王泽宇的伤势,本身就是个小擦伤,这会儿伤口都已经快要结疤了,根本没有多严重。
    “王太太,你怎么不说说你儿子是怎么受伤的,公然辱骂同学就算了,还企图动手,我们家孩子只是躲了一下就要被你讹上,你家的产业都是碰瓷攒的么?”
    叶夕君总有那种不开口则以,一开口气死人的本事。
    “你!”王太太气急找不到话回叶夕君,只能向校长发难,“校长,你都看到了吧,上梁不正下梁歪,有这样的妈妈,孩子能好到哪里去,今天必须要他退学,否则我就打电话让我丈夫撤资!”
    闻言,叶夕君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
    这女人似乎除了撤资是不是就没有别的话能威胁人了?
    王太太原本以为自己都这么说了,校长再怎么也该给她一个面子,可事实并非如她所愿。
    只见校长脸色彻底沉下来,“王太太,这件事如果不调查清楚就随意开除学生,那以后谁还放心把孩子交到我们学校来,如果你想撤资,请随意。”
    “你!好好好,你等着!”说着王太太拿出手机就拨了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起,王太太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她脸色骤变,略带惊恐的看了一眼沐修辞,随即拉着王泽宇转身就走了。
    事情就这么不了了之,校长散了人群,走到沐修辞面前,“沐总,实在对不起,您第一次来访就遇到这样的事。”
    其实早在看到沐修辞的第一眼,校长就认出了沐修辞,虽然之前没有过交集,但在一次酒会上他是有幸远远见过的,再加上沐修辞自身的气质,让人想忘记都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