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喷吐的刀光
    南安城内的屏易坊的街道两侧,林觉仍然站在仙机省的大院门外,而那个南海狂刀流的贺无缺也坐在对面茶楼的二楼雅座中。
    林觉没说话,他在想着景天之前不断追问的那个问题:“谁才是那个拿刀的?”
    林觉不免感到可笑,谁才是拿刀的?当然就是这个贺无缺了!南海狂刀流的名声并非是人人知道,但那是在凡俗百姓的口中,修仙界在南边的所有人又有谁不知道这个狂刀流的凶名?
    狂刀流的名字,不在于前面的狂刀,而在于“流!”字,这个流到底何意?恐怕知道的人早就身首异处,因为你想看的话,那就做好死的准备。
    林觉此刻全身的修为都在戒备当中,他是修过刀的,就像当初告诉景天一样,但是现在他修剑,他的剑并未不是剑林剑道的那种模式,而是另外一种剑魂外放的修炼方式。
    剑林修到无障境界之后,有两点好处,一个就是能够收剑入体通过自己的剑魂包裹剑本身,不但蕴养,而要做到一念而出快似闪电!另一个好处则是能够驭剑飞行!
    景天当初问过方岳,剑修的修行方式,已经到了无障境界之后,究竟是什么样子,方岳其实也不是很清楚,他知道能够收剑入体,但却不知道能够驭剑。
    林觉在南方修仙势力中修炼多年,改修剑道也是因为一个机缘巧合,所以他的修行境界在很高的情况开始,所以一开始就采取的是将自己的剑魂外放,随时与手中的剑产生联系,虽然是用手使剑,但却能够剑气吞吐剑魂伤人。
    他的剑道只有在修到极致之后才可以飞剑千里之外杀人,但是在近战当中确实剑林剑道不能比拟的,因为剑林的剑修不善近战,往往要与对手拉远距离才行。
    林觉与贺无缺的距离大概不到五丈,这个距离不算远,足够他施展自己的剑了,但是面对着南海狂刀流的刀客,他也的确是有点没有把握。
    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他知道贺无缺今天来杀自己的任务根本就无法完成。
    “啪!”一声,贺无缺突然拍下了茶杯,茶杯顿时粉碎,而就在此时桌子上的那把被布包裹的大刀,也悬空浮了起来,不但是如此它还产生了一阵震动!
    “呛啷……!”一声类似龙吟出鞘之声,林觉拔出了自己的剑,他感到了无穷无尽的刀意此刻已经笼罩了他的上下左右!
    “时辰到了!”贺无缺说道,不见他有任何的动作,整个茶楼的二层雅间突然闪出了大量的白光!
    有一个如同火苗喷吐般的刀光如今横向向下直接越过街道直扑林觉的面门!
    林觉的衣服向后被吹得哗啦作响,天地之间好像只看到一道刀光,并且他有万刀临身的感觉!
    “砰!”一声空气中的闷响。
    那伸缩喷吐的如同实质性的刀光猛然爆发!林觉横剑在胸手腕不断抖动,一个剑影在不断跳动,他浑身上下无数的剑意此刻也如同实质一般涌出身体挡在刀光之前。
    “嚓!……嚓!”
    林觉的衣服出现了好几个破口,与此同时他的手背以及大腿之上也出现了血痕!这还只是针对于他的刀意!
    哪爆发的刀光此刻如同掀起了狂风一般,仙机省的大院院门轰然倒塌,墙体四分五裂,门柱之上都是刀砍斧刻一般的刀痕!林觉此时也被狂风吹得向后飘去……
    就在此时,突然有一道黑影如同轻烟一般的飘了起来,鬼魅一般的闪到了茶楼的楼下,随后另一道白光猛的爆发!
    但那显然不是刀光,而是——剑光!这把剑似乎一直藏在暗影当中,此刻爆发出来的实质也是不断喷吐剑芒一般,与贺无缺的刀光几无二致!
    “轰隆隆!”烟尘四起,茶楼的二楼直接崩坍,塌垮的只是二楼,茶楼的一楼竟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两个身影一前一后飞跃到了临街的房顶之上,贺无缺伸手摘下了斗笠,那上面有一道裂痕,他凌乱的头发和满是络腮胡子的脸显出惊讶之色。
    他的对面是一个黑衣人,从头到脚都是黑的,甚至连脸都遮挡着黑布!但是手里那把弯剑却闪着白光。
    “用刀,你不如我!”黑衣人说道。
    贺无缺皱了皱眉头:“你是南海狂刀的传人?”
    “他是你的师兄!”林觉身体飞到了另一处的屋顶檐角,看着贺无缺平淡的说道。
    贺无缺胸口起伏了一下,但是一声不吭,他的眼睛一直盯着黑衣人手里的那把弯剑,这把武器既像是一把剑,也像是一把刀。
    “如果你真是我的师弟,我建议你去杀了你的家人!”黑衣人说道。
    贺无缺转头看向林觉点了点头道:“多谢告知!”他有看向黑衣人说道:“我明白了!也多谢你。”
    说完这话,他的身体猛的模糊了一下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刀光!划破天际一般向着东南方向而去。
    屋顶之上的贺无缺已经消失了,林觉似乎松了口气默默的看了一眼黑衣人。
    “殿下已经出海了?”他问道。
    黑衣人用刺耳的声音说道:“是啊,他不带我出海,出了事不是我的责任啦。”此人竟然是景天身后的那个暗影!
    林觉回想刚才贺无缺的那道刀光,此刻不免有点心有余悸,他看向安影的那把武器,又像刀又像剑,不由得很好奇。
    “倒底是刀哪,还是剑?”他问道。
    暗影摇摇头道:“不知道,即可以做刀也可以做剑!”
    这话显然不是一般层面上的话,剑在于穿透,到在于斩断,即能穿透又能斩断!这的确是非常高明的技术。
    林觉叹了口气道:“看来你的那位师傅真的对你太残酷了!要杀他也的确是合理。”
    暗影没有说话,但是眼神当中却闪过一丝痛苦之色,他随手收了手中的弯剑转向南边的方向道:“快结束了吧?”
    “嗯!应该快结束了。”林觉点头。
    他们却不知道,现在的海边却是无比的混乱,不是因为离岛水师的叛乱,而是海神娘娘竟然显圣了,并且这一次显现的身形那样的清晰也那样的大!
    同样有人看不到今天海边的情景,但是这一天注定会让人记住,多少人信仰了海神无数年,但是那个真正见过海神娘娘真正的现过真身?
    此时的海岛之上,那个海神庙的上空突然飞起来一个黑衣道士!此人一出来就想着半空扔了一个葫芦!
    “噗噜噜……!”那葫芦迎风就涨,瞬间变得十分巨大,一股狂风从葫芦之内刮了出来!
    众人肉眼可见的是,那刮出来的风竟然是黑色的,刮黑风!这可是所有人都没有见过的场景!
    但是随着黑风吹拂,方圆十里之内的温度迅速降低,紧接着十里到二十里三十里,黑云笼罩之下将这一片海域都包裹了进去!
    随后洋洋洒洒的白色雪花开始飘浮下来!有人惊呼道:“下雪啦!”
    ……
    三十里之外仍然是一片天阳光明媚,时间过正午没多久,很多人刚刚吃过午饭,很多人担心海边的人带着干粮和净水,大概是吃不到热饭了。
    南安城东北五里之外,山谷丘陵景色宜人,这里有一处庄园环境优雅,没有到处可见的花树花海,反而是栽种了很多的竹子和苍松翠柏,夏天在这里可是真正的避暑胜地。
    但是一般外人士没办法来这里的,这里可是南唐最倚重的裴国公的别墅!庄园就是他家的私人领地。
    此刻在庄园之处幽静的竹林之下,有三个人坐在石桌旁,中间之人是一个红衣老者,此人不但穿着红衣,连脸和胡须都是暗红色的!
    对座的两人正在下棋!这两人的岁数也不小了!一个满头的白发,但精神鼎烁,另一个虽然仍然满头黑发,但是脸上的皱纹却不少,且身体发福有一些胖。
    “裴公这一手棋下的实在是高明,待本王好好的想想。”
    “平王爷一直都是棋道高手,听说还受到大晋的棋风影响,不会这样不济吧?”
    这两人正是平王李鸿烈与裴国公!此时他们这局棋已经从早上下到了中午。午饭是在家人的服侍下随便吃了点,可见这局棋对他们两个似乎都很重要。
    “呵呵,裴公莫要听别人的传言,本王下棋都是按照内心所思所想而已,大体上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但却在情理之中,哪如裴公老谋深算……!呵呵。”
    他笑虽笑吗,但是却已经有成竹在胸的把握,所以很自信的再次捏了一枚黑旗。
    按理说平王李鸿烈根本不可能随意外出,他的身边总少不了十个八个的随身护卫高手,现在却跑到了裴国公的别墅庄园来,而且还是独身而来!
    那是因为陪他来此的是那个红衣服红脸的老头,此人就是南离老祖,南州修仙界最为尊崇的修士,一身修为按照大晋的算法,应算是大仙尊了。
    这样的人陪同,李鸿烈自然哪里都可以去得,当然今天他最大的目的就是要说服裴国公,让他在一件事情上同意自己的做法,否则也不用费脑子下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