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一百零二章 给自己拿
    97年6月30日晚,密云水库南岸,一处延伸入水小小的山形半岛上,有一座占地颇广,传统中式田园风格的私人度假村,
    度假村一座宅院正堂里,靠西的墙上嵌着一片由几十台电视屏幕组成的电视墙,三排沙发组成一个半圆,将电视墙围了起来,
    李中和六位老爷子坐在正对着电视墙的沙发上,嘴上说着话,眼睛却始终没离开过电视墙一秒,
    在他们右手边,是早在三年前就调任北金的钱卫国和张玉梅,亲家陈德山和黄玉芝也和他们坐在一起,茜茜挨着婆婆坐着,再边上是关三和佟济兰,
    坐在钱卫国几人对面的,是叶正根马佳彤他们一帮小辈,金贝儿也从瑞士赶了回来,此时都侧坐着身子,看着电视眼睛眨也不眨,
    陈子一和陈子双则直接盘腿坐在沙发中间的地毯上,仰着头磕着瓜子,面前摆着几盘小食,不时伸手过去抓,偶尔两人的手碰到,就是一阵噼里啪啦交手的声音,可惜每次陈子双都抢不过,干脆气呼呼地跑到六位爷爷面前的茶几上,抱起两盘零食靠着茶几坐下,狠狠吃了几口,可不到两分钟,又溜到哥哥身边,将零食放到地上,然后又是噼里啪啦。
    在沙发的后面,正堂的另一边,有一条长长的吧台,陈大河、马安国、董建磊、饶山、刘建设五人趴在吧台上,一人端着个酒杯,面前摆了长长一条下酒菜。
    “呼,”董建磊突然呼出一口长气,郁闷地说道,“时间过得好慢啊,怎么还不到零点。”
    “还早着呢,”马安国扶着酒杯,转过头看着陈大河嘿嘿笑道,“哎,大河,我听说你也接到邀请了的,怎么不去香江观礼啊?”
    陈大河头也不转地吐出两个字,“不去。”
    其他四人一起撇嘴,这么重要的时刻竟然都不肯凑热闹,真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三十多岁的人。
    饶山丢了颗花生到嘴里,咬着嘎嘣脆地说道,“你看老首长,都九十多了,还坚持亲自过去观礼,你却有机会不去,哪里还像个年轻人。”
    听他说起这个,陈大河嘴角莫名地泛起一丝笑意,
    除了最早的一批药丸,后来陈大河回国之后,把那根千年人参拿了一部分出来,请杨老又做了一批药效更高的药丸子,其中两瓶就送给了老首长,
    有陈氏老药的支撑,老首长的身体还依然硬朗,去香江奥门走一走,在自己的国家看奥运会,老人家的这两个愿望,都应该能实现了吧。
    马安国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正要说话,这时电视里突然报道,部队马上要开进香江,整个房间里顿时鸦雀无声,甚至连呼吸都轻了许多。
    等到部队完全进入香江,几人才长出一口气,
    董建磊晃晃脑袋,满是羡慕地说道,“真是威武雄壮啊,要是我在里面就好了。”
    “嘁,”刘建设鄙夷地嗤之以鼻,“就你那把老骨头,还异想天开出风头,真是马不知脸长。”
    不等董建磊说话,马安国就一个冷眼杀了过去,“你说谁脸长呢?”
    刘建设立刻认怂,“没说您,我说老董呢。”
    马安国眼睛一瞪,“那也不能用马做比喻!”
    几句插科打诨之后,刘建设突然眼珠一转,用胳膊肘撞撞饶山,给他使了个眼色,“你说。”
    饶山看了他一眼,不屑地嘴角一撇,扭头捅捅董建磊,“你说。”
    董建磊转过头,脸色立刻沉了下来,用死亡凝视注视着他,
    马安国发现旁边的动静,不禁眉头微皱,“你们几个干嘛?”
    “呃,”董建磊回过头,咧着嘴笑了笑,“没事,我们闹着玩儿呢。”
    马安国两眼一翻,“毛病。”
    然后继续看电视。
    陈大河一直在喝着小酒看电视,理都没理旁边。
    这时电视里又播放注水内容,前面沙发上的人也松懈下来,交头接耳地开始说话,
    吧台上的董建磊三人你瞪瞪我我瞪瞪你,最后这倒霉差事还是落在刘建设头上,没办法,谁叫当初在部队上,他级别最低呢,虽然这个篓子是董建磊和饶山捅出来的。
    两分钟后,刘建设磨磨蹭蹭地转到陈大河左手边坐下,嘿嘿笑道,“内个,大河,”
    陈大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干嘛?”
    刘建设摸摸鼻子,笑道,“跟你说个事儿。”
    陈大河又看了他一眼,“有事儿你就说啊,吞吞吐吐的,见不得人啊?”
    说着一愣,突然眯着眼睛看着他,“你,不会是,在非洲,又找了个黑珍珠吧?”
    刘建设当即老脸一垮,瞪了旁边那两个不靠谱的人一眼,赶紧说道,“我是那种人吗?没有的事儿!”
    陈大河撇撇嘴,“我看你也没这个狗胆,不然嫂子的鹰抓功能撕了你,有事儿就快说,我还要看电视呢。”
    “哦,”刘建设咬咬牙,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可惜,声音刚到嗓子眼就低了几十个分贝,陈大河根本就没听见。
    这下他不由得真好奇了,认识十几年,还从来没见刘建设这么扭扭捏捏过,顿时转过身来正对着他,“你到底什么事儿?”
    “咳咳,”
    刘建设干咳两声,发现刚才说了一遍,心里压力顿时小多了,随即深吸一口气,咧嘴笑着小声说道,“我们,在非洲,拿下了,一座城。”
    陈大河眼睛眨啊眨,不解地看着他,“拿下了一座城?拿就拿呗,这些年你们在非洲,拿的城还少吗,这有什么好说的?”
    “咳咳,”刘建设又干咳两声,呵呵笑了笑,转着脑袋看了周围一眼,嗯,前面的人都在看电视,听不见后面说话,老董和老饶是直接参与者,老马那是老上司,又是陈大河的心腹,对那边的事也都知道,听见了也没啥,
    便摸摸耳朵,小声说道,“跟以前不一样,以前是收钱替别人拿,这回,是替别人办事之后,给我们自己拿。”
    自己拿?
    陈大河眨眨眼,一时脑子转不过弯来,
    你们哪回不是自己拿下来的,人家还能送给你不成。
    端着酒杯喝了口酒,刚准备放下,陈大河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转过头看着乖巧无比的刘建设,愣愣地问道,“给自己拿?”
    已经四十多的刘建设竟然眨起了眼睛卖萌,“对呀,就是自己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