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二 智力学定律与算术逻辑单元
    “啊哈,外星人?”蘑菇头瞪眼挠腮地跳叫起来,声音尖利夸张,甚至带着几分笑意。“你骗谁啊?你是外星人?就是电视里那些头大体小,鼻头似针眼,只有三根手指的外星人?那我还是海底人呢!骗谁啊!”

    这个蘑菇头的乡巴佬想必是想讽刺朱清云,但是朱清云却是面不改色出奇认真地看着他,说道:

    “从分形几何生物学角度来说,有四肢和脑袋的生命体不可能只有三根手指。你们人类影视屏幕上所构建的外星人形象都只是基于你们人类日常经验和错觉构造的臆想体。”

    朱清云一副是非由你的态度,依然面如止水。我忍不住上上下下多端量了他几眼,却实在瞧不出他哪点不像人,除了他那准地像是英国皇室卫队的站姿和满口让人如坐云雾的荒唐言论,他就是个像模像样的凡人。

    但不管怎么说这家伙也算是异类,一旁除了蘑菇头外的四人都是微微退了几步,满脸惊恐状地端瞧着朱清云,我虽然心头惊异,但是我这个人的处世第一信条就是不在女人面前示弱,是以我虽然心中海浪当天,但是我还是强作镇定,嬉笑揶揄地道:

    “小哥,你是外星人啊?有证据么?你的幽浮座驾呢?”

    朱清云看着我道:

    “如果你指的是人类感官能够感受的器物式实在证物,对不起,我目前没有。被带入‘无限制自由空间’后,我的大脑信息回路已和我自母星带来的超弦系统的逻辑门断开链接,目前我的思考基本信息单元和你们人类相同,是通过神经元对化学信号的抑制和兴奋传递二进制编码来形成非线性系统思维,因此我的大脑运算能力,个体智量和慧度受限于生物化学媒介的化学反应速率。我原本随身携带的关于母星的知识库信息被极大模糊化并且经过自迭代式压缩删减,我的个体智量差了原体四百九十七个数量级。”

    “真是满口荒唐言,惹得我一把辛酸泪……算了,姓朱的,无限制自由空间……就是那个叫美夜子的女人在的地方?那我们现在又是什么鬼地方?该不会就是你这个‘外星人’的老家?”语毕我仰望起了天空,天空中挂着一轮蓝月,蓝月中央,居然还有两座对接的金字塔式的建筑物,如果这不是在纽约的科技工程展示馆或者荷里活的新型摄影棚内,我是无论如何也难以置信。“那个美夜子到底是什么来头?跟你什么关系?”

    虽然我感到自己的两手都在紧张得发颤,但是我还是尽量装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

    “对不起,我无法给出能够让你满意的答案。第一,搜遍我的情报库,我也无法确定我们目前所处的时空坐标。第二,对美夜子存在体的情报有限,其内涵信息量已远远超出我目前算术逻辑单元能够处理的能力极限,我只能够得到部分美夜子有意预造的表信息,却无法得到其本体信息。美夜子对于我来说属于未知情报对象。第三,无论是我的低智量结构体还是全信息本体都与美夜子部存在任何过往信息交互和因果交集,也就是我和美夜子没有任何关系。”

    朱清云罕见地推了推眼镜架,这是我目前看到的他唯一一个能够显示出人性化的动作。

    “怎么办……我们怎么办……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我们是不是都要完蛋了……”身后传来一道带着哭腔的女声,我转头,却看到那个留着露额长发画着眼线的女子已经惊慌失措地鸭子坐跪在地上,一手捂脸,泣不成声。

    “神迹……这一定是主的神迹啊……”和那泪水涔涔的女子相反,那穿着圣服的神父却是开始惊叹感慨起来,脸上带着雀跃而狂喜之色。“无所不能的主啊,您是要将您的圣光降临于我吗?”

    “好了,美女,别哭啊,你脸上的泪水会让我的心结冰的。这么美的容颜,被泪水的弱酸腐蚀了可会加速衰老的哦。”我从衣袋中掏出了一块手绢上前递给那正因惊慌地哭泣不已的女子。我轻轻地用手绢抚去女子脸上的泪水,却是点到即止,温和地微笑着看着她,将手绢地给她,“大家好好想想,总会有办法的,是吧,美女?这个年代的男人可是更喜欢坚强有点个性的女孩子哦。”

    “美人泪,断人肠,美人垂泪千夫有罪,可别让我过意不去啊。”我柔声道。

    “你……是谁啊……”泪眼女孩接过我的手绢,抬首凝睇着我。

    “呵呵,我啊,不过是一个不喜欢看见女孩流泪的花花公子,你可以叫我慕容吟。”我用我屡试不爽的钓妞开场白道,“美女怎么称呼?”

    女子微微蹙眉看着我,在我的搀扶勉力之下缓缓起身,身躯颤抖。

    “我叫……楼璧月……”

    “楼璧月,好名字。璧月初晴,黛云远淡,春事谁主?你的名字是出自刘辰翁的词吧?真是富有诗情画意。”我转头看着一旁的正装美女,噙笑道,“那这位身材标致的美女又怎么称呼?”

    被我一问,那位满脸忧愁容貌的女子一愣,向我传来了警惕的眼神,道:

    “我……温素冰。”

    “温素冰?好名字,素骨凝冰,柔葱蘸雪,犹忆分瓜深意。”我一边赞着,一边善意地笑着。

    两个女子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我,但是我却不以为意,在外人看来我的行为或许极其轻浮变态,但是当人的行为变态而独特到了一定程度时,自然而然就会成为一种个性,为了泡妞,我可是打小熟背了唐诗宋词元曲和《诗经》乃至成语词典,大部分父母给女儿取名都逃不过这一类书,所以一般女子的名字我都能够出口成章找到古诗词内对应的诗句,如果没有对应的,我就灵机应变,随口作诗,以博女子欢心。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都什么时候了还没个正经泡妞,你就不紧张吗?”那个穿着gxg风衣的男子皱着狗尾巴眉看着我道。

    我微笑着看着眼前这个头发半百的男子,问道:

    “大概是我的本性吧,我这个人就是娱乐成性,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不管在什么境况下都是如此,朋友不必在意。倒是小哥怎么个称呼法啊?”

    “张伟。”男人一愣,道。

    “……”对于这种俗名我实在无力诵诗念词,只得作罢,只问了张伟的职业,才知道他是一名的士司机。随后我又问了其他几人的名字,那个留着蘑菇头的名换王宝玉,以做手抓饼为生,而那穿着神父圣装的男子则叫爱梅拉·路德,是一名天主教信徒,祖上三代都是虔诚的天主教信徒。至于温素冰和楼璧月,一人为合作银行的会计,一人为平面模特,和我所料的相差无几。

    除却一个满口晦涩言辞的朱清云,包括我在内的六人都是地地道道的地球良民,我们六人环顾四周,稍稍平定了内心波动的情绪后,方才回忆了一番之前在那无限制自由空间的所见所闻,确认那不是我们的南柯梦。而我手头的那本留着《电子世界》四个瘦金体大字的精装书更是最佳的证据。

    “怎么办?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们是不是真的到了外星球?你们看这天空,怎么这样,月亮这么大……还有那座城市又是怎么回事,里面的建筑怎么这样……”楼璧月慌慌张张地道。

    “还有,那个叫美夜子的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到底是什么人啊?难道……我们真的被卷进超自然事件了吗?”

    一番商讨,还是无果,现在是人人自危,情绪忧切,濒临崩溃,我只好转头看向那自称是外星来客的朱清云,道:

    “喂,自称是外星人的小哥,你还记得那叫美夜子的女子的一些事或者细节吗?说得出来吗?”

    谁料被我如此一问,一直在我们商讨时沉默不语的朱清云却好似打开了闸门似的源源不断地放出话来:

    “记得。虽然美夜子的内在机理尚未明了,但是其外在表现特征和人类这种低智量结构体一般无二。其三围是83-60-84,目测体重为50到52公斤,脂肪比例228,其脂肪氧化热能为1081404千卡,蛋白质比例为168,氧化热能为34272千卡,糖分氧化热能预计在200千卡,内能总和预计为596119832焦耳。目视身高为168618至168621厘米,自我运转热能比值为168,眨眼频率为4714秒一次,总计眨眼338次,腿长10264厘米,双臂展开距离16364厘米,并拢时双膝间距为0,目视人体体积为00486立方米,走路左足优先,步幅为0621米,移动线性动量为51kg·m/s,转身时转动惯量为1275,角速度为42米每秒,目测其atp释放能量供肌肉收缩的时间仅为137秒,cp在合成atp后释放能量的供能时间为564秒,头发长度为9858厘米,其对可见光反射率为126,服装长度为89厘米,其服装对光线反射率为34,其服装反射电磁长段低于322纳米,声音最高分贝为,最低分贝为35分贝,最高为65分贝,音调范围在965到1137赫兹,右手平均握力在240牛左右左手平均握力在160牛左右,肩胛骨相对距离为……锁骨相对距离为……双耳耳垂相对距离为……人中长度为,酒窝距离为……面部肤色电磁波反射率为868……其体内水合反应速率应为……五官相对比例精确值在……”

    朱清云不开口则以,一开口,滔滔不绝地说出的关于美夜子身体数据的精确度达到了让人震撼的地步。

    “够了,够了!你……我快被你给逼疯了,你……到底是人还是机器人?”张伟抱着脑袋惊呼失色道。

    “信了,我真的信了你了……”我也是一样惊骇万分地注视着朱清云,“小哥,我相信你是外星人了。”

    “是么。相信就好。”朱清云用冷漠的眼神看着我,他的眼神就像是计算机的屏幕一样没有人性的光彩。出身上层家庭,我是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替天行道的,奉天承运的,怨天尤人的,阴奉阳违的,可是朱清云这样的眼神我是真的没有见过,直白点说,朱清云的眼神简直就像是个死人,但是偏偏他却又不是一个死人,当他看着你的时候,你的灵魂深处会升起一种浓浓的恐惧,就像是动物见到天敌,人见到蜘蛛或者黄蜂时那种本能的恐惧。

    没有人愿意靠近朱清云,但是每个人却又对朱清云充满了好奇,所有人都暗自打量着这个和普通人一般无异但是却自称是外星人制造的“人工智能”的家伙。

    半晌后,我才慢慢挪步上前,咳嗽一声,道:

    “那个……小哥,既然你是外星人,那你有没有办法,把我们送回去?”

    “目前还没有。情报收集不足。”朱清云淡淡地道。“需要获得解锁秘钥。”

    还是没能够完全听懂朱清云的话,我现在真是后悔当初没有听从我爸的安排去费点心思钻研点程序方面的东西,现在在美女面前变成了一愣三不知的傻子。

    “那我们……该怎么做?你这么聪明,有什么好的想法没?”我试探着问道。

    朱清云依然一脸冷漠地看着我道:

    “不需要额外规划。只需要尽可能收集情报。”

    “什么情报?”

    “任何情报。”朱清云道,“关于我们现在所处的文明区域的信息,以及我们所处空间的环境数据,当然优先需要获得的是关于其他六支参赛队伍的博弈倾向和理性程度以及智量和慧度以及既得资源。”

    “其他六支队伍?你是说,是之前在那个无限制自由空间里的其他四十多个人么?”温素冰小心翼翼地问道。

    “是的。”朱清云道,“必须获得关于他们的情报,以此确定他们的理性程度和我们的博弈策略。目前从动态均衡和游戏平衡而使得各队伍综合能力相同的理想初始点出发对其他队伍理性程度判断后获得的上帝游戏的博弈结果是,当所有队伍都有理性人存在时,这场游戏注定不会有胜利者。”

    “大哥,大爷,算俺求了你了,能说句人话吗?咱文化水平低,听不懂你在说啥?”王宝玉大眼瞪小眼地看着朱清云挠头抓耳道。

    朱清云看着王宝玉道:

    “看来抽象性的描述对于你们的大脑来说依然太过勉强,那我就采用你们人类常用的抽象比喻吧,目前我们的处境,可以用七皇子夺嫡的故事来讲述:

    “从前有一个国家,该国有7个皇子互相厮杀争夺皇位,编号为1-7。

    “假设每个皇子所掌控的势力都绝对相等

    “每个皇子都是高智商的理性人

    “目前唯一知道的信息是:

    “1、在每个皇子拥有的势力绝对相等的情况下,站在最大多数联盟的那一方绝对能够全灭结盟人数相对较少的那一方,而在结盟人数相同的情况下博弈,则必然同归于尽,如2:2则两个联盟都同归于尽,若3:3也必然同归于尽。比如4:3的情况下4人的那一方必然胜利,3:2的情况下,3人的那一方必然胜利,但是刚刚杀过其他联盟的联盟在和与自己势均力敌的联盟对战时必败,如3:1:3的情况下,若第一个3人联盟杀死了单独的那个1,则在下一轮和那个一直闲着的3战斗时必败,原因是因为存在上的损耗。

    “2、不排除同时与多个势力结盟的策略。如一个皇子靠欺骗的方式同时加入三个阵营,变成:21:21:21,也就是2:2:2:1,但是独立的那个1可以通过选择加入任何一个2人联盟左右其他两个联盟的命运,相当于1的决策决定了所有组的命运。

    “3、七个皇子在暗地里可以互通情报,互相商量好自己加入的联盟,然后在一个公开的场合进行厮杀,厮杀开始之前都不知道其他皇子真正跟谁结了盟。厮杀时结盟人数较少的那一方必然被淘汰。而每次有一个联盟或者皇子被淘汰后都有一段休息时间,这段时间里剩下的皇子可以重新选择更改自己加入的联盟。如3:2:2的情况下,3人的那一方杀死了第二组2人的那一方,变成了3:2,这时,3人联盟中的某一个皇子可以突然宣布脱离3人组,加入2个人的那一组,变成2:3,反而让第二组具有优势。

    “4、已知国王死前曾经无意间说过最看好1号皇子的话,其他6个皇子都知道这件事,而且都深信不疑,当形势对自己有利时必然首先考虑铲除1号。如3:2:2时,若1号在第二个联盟内,则必然率先铲除第二个联盟,演变成3:2,然后重新再进行洗牌重新结盟再次厮杀,如果是3:2:1时,1号在2个人的联盟内,也先杀死1号所在的2人联盟,变成3:1,形势不利时必然与1号结盟。如1:1:1:1:3时,若第二个是1号,则必然先和第二个结盟变成2:1:1:3,形势不有利也不无利时则先杀死人最少的那一方或者1号所在的那一方,如2:2:1时,1号在第二组,则先杀只有一个人的第三组,变成2:2再来厮杀,如果是2:2:2,而1号在第二组,则先杀死第二组。

    “5、在最终厮杀开始时7个皇子从1号开始到7号要按顺序报出自己结盟的对象(可以是假的情况),这个时候听到其他皇子报出的结盟对象后7个皇子都有一次临时反悔更改结盟对象的机会

    “6、在报出结盟对象时,如果两个及以上的形式逻辑命题不矛盾,而且没有遭到同等数量及以上的人提出相反命题时,则这两个命题同时为真的可能性更高,高于50

    “例:1号说:‘我和2号结盟’,2号说:‘我和1号结盟’,而且之后的3-7号都没有否定这两个命题,则1号和2号结盟的可信度高于50。

    “故事完毕,提问:那么,七个皇子该如何才能够通过互相之间的结盟、背叛、离间等技巧获得最终的皇位?”

    朱清云终于自演自话似的说完了他的长篇大论,然后如同数学家一般看着我们,“这个七皇子夺嫡的博弈问题的答案就是我们突破目前七个队伍动态博弈均衡的策略。”

    所有人都沉闷地看着朱清云,王宝玉更是摆出了一张苦大仇深的苦瓜脸,痛苦地抓着他那一头蘑菇发发出“我再也受不了了”的哀嚎声。

    只有温素冰这个美女会计师居然真的略微思索了朱清云的问题,一手托着下巴,苦苦皱着黛眉思索了老半天后才斜着脑袋道:

    “勉强算是有点听懂你的问题了……你的问题好像是博弈论的问题,我是经济学研究生毕业,多少懂一点这方面的知识,只是你的博弈模型太复杂,条件也太多了……而且你的思维太疯狂了,我……我根本跟不上你了。”

    朱清云看着温素冰,淡淡地继续解释道:

    “简单来说这个游戏的规则是:

    ”结盟——报出结盟对象——厮杀开始前临时修改结盟对象——开始厮杀——人少的那个联盟先被杀。如果1号在人数第二少的那个阵营则那个人数第二少的阵营先被杀——淘汰一方阵营后中场休息并且再次修改结盟对象——再次开始厮杀——皇子不断减少——决出最后的唯一国王。”

    我已经听得稀里糊涂,让我深受打击的是温素冰似乎还勉强能听懂。只见温素冰真的蹲在地上,用手在地上画起圈圈和数字来,一画居然就是数十分钟,我好奇凑上前去看,但是看了一眼就头痛欲裂无法继续,只好作罢了。解了半天温素冰还是无果,最后痛苦地抓着头发抬起头来看着周围的我们。

    温素冰看到欲哭无泪的我们,苦笑了一下,道:

    “你们别这样看我啊,其实我也听不太懂,当初我的数学成绩也是省内得过第一名的,但是对这种问题我也不太解得开了,大概得说朱清云的意思就是把我们七个队伍比喻成了七个皇子,把那个叫美夜子神一样的能力比作皇位,我们七个队伍实力差不多,每个队伍要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才能够获得胜利……这道题太难了,我想不出来……”温素冰看着朱清云,苦笑道:

    “以你的智力,你应该解开了吧?”

    朱清云看着温素冰,道:

    “是的。”

    温素冰眼睛一亮,道:

    “能告诉我们答案吗”

    朱清云缓缓地道:

    “可以。

    “1、这道题用正向思维很难解,但是用逆向思维却能够找出一条路来。

    “2、由于每个皇子都是理性人,结果必然只能是概率的。

    “3、由于每个皇子都是理性人,于是第一关的结盟环节其实是可有可无,每个皇子都有可能结盟成功,也有可能结盟对象是欺骗的,从这一点上来说其实每个皇子的失败几率和成功几率都相等,所以在第一关时,皇子之间的胜负没有区别,第一关的结盟其实只是我的一个幌子,用来迷惑你们,关键还在于厮杀前的报出对象阶段。

    “4、考虑到第二关的报名对象需要用到逻辑学的知识,可以判定这道题目其实并不是单纯的博弈论题目,而是需要运用到逻辑学知识的逻辑题。

    “5、考虑到游戏规则中多数人结盟一方必然战胜少数人,可以推测出这是一道‘多数决’的问题,也就是说想要获得胜利,就要不断地站在多数人的那一方,一直站到最后一关才开始分裂。

    “6、于是结题的思路已经非常明确了:

    “首先,如果想要获得胜利,那么在第一次厮杀中,应该站在多少人那一方,也就是要形成4:3的局面,淘汰掉三人,剩下4人。

    “其次,在第二轮厮杀中,必须要形成3:1的局面,淘汰掉1人,剩下3人。

    “第三,在第三轮厮杀中必然会分裂成以下两种局面:

    “一、1:1:1的局面,这种局面下,想要获胜的那一方只有靠引诱另外的两方同归于尽来获胜,为了引诱其中两方同归于尽,则3人之中剩下的一人必须是1号皇子。但问题在于剩下三人时,除了1号皇子外的两个皇子都知道和1号皇子战斗都会导致自己必败,所以谁都不会轻易出手,而1号皇子也知道和另外两个皇子交手必败,于是也不会出手,这时候1:1:1的局面就会永远恒定,无法打破,此时这个局无解

    “二、2:1的局面,这时候淘汰掉1人,剩下两人,变成1:1,这时候需要利用到已经在上一轮战斗过则下一轮和势均力敌的对手战斗必败的游戏规则来获胜。这时候此题有解

    “而如果是我,我的破解法是:

    “1、将剩下三个皇子标记为a、b、c号,其中某号必定为1号皇子。

    “2、剩下的a、b、c三个皇子中的某人可以利用第三轮中的第一种局面无解的结果作为不得不合作的筹码来和另外2人中的一人结盟,使得局面走向2:1来淘汰一人然后进行第四轮,但是这种结盟是假的结盟,其实背地里的目的应当是‘名义上两人结盟,但是暗中两人都试图唆使另外一方和剩余的第三人战个你死我活甚至同归于尽以此来获得渔翁之利’

    “3、以a号为例,假如a号智商最高时,a的选择是暗地里和b商量结盟对付c,同时也和c暗地里商量对付b,然后利用先杀死少数和有1皇子在的结盟必然先成为被杀对象的规则引动剩余两人b、c自相残杀,然后a可以坐享其成。

    “4、但是因为三个人都是理性人,所以a、b、c三人的智商一样高,对方的布局都能够想到,所以最终结果很有可能是三人中的1号皇子被杀,剩下的两人互不讨好,同归于尽。

    “总结:

    “建模分析后这道题的可能的结果只有两种:

    “一、打到第三轮剩下最后三人时根本打不起来

    “二、打到第四轮,最后两人都同归于尽

    “于是采用逆推法,由于七个皇子都是理性人,那么第一轮时七个皇子都应该预测到了结局的局面,所以这场战斗很有可能根本打不起来,或者说是同归于尽。想要分出胜负,必须给出一个某皇子智商相对更高或者某皇子的话语的信任度更高的设定才行。”

    我迷迷糊糊地看着朱清云,勉强跟上节奏,问道:

    “大概来说,你的意思是……呃……所有队伍的人一开始就能猜到结局,这场游戏根本打不起来咯?”

    朱清云点点头,道:

    “是的,在所有队伍都有理性人而且实力相近时游戏结果只有同归于尽。但是实际情况是,这场游戏的实力并不均衡,各个队伍之间的猜疑和信任程度,团结和离间程度也不同。”

    “什么……意思?”我略略有些感兴趣了。

    朱清云道:

    “有一个队伍很强,注定会成为七个队伍中的异类,也会成为其他六个队伍率先进攻和团结的对象,它是七个队伍中的特殊存在,也可能是最强大的队伍,也可能是最大的诱饵。”

    “哪、哪个队伍?”我擦着额头上的汗珠问道。

    朱清云一字一句地道:

    “获得了《平凡世界》的那个中年男子队伍。其他队伍获得的世界之书都非常特殊,或是神奇,或是凶险,总之都存在奇特的能力和可能收益,只有那本《平凡世界》最为普通。而之所以那个世界如此普通,逆向推理唯一的可能原因就是那支队伍成员的本体实力已经足够强大,哪怕世界是平凡的,他们也能够靠队伍实力去弥补差距。此外,获得《平凡世界》之书的人类也是当时在场五十个人类之中最为年长的,从风险指数来说,他和他的世界的危险程度最高。”

    顿了顿,朱清云继续道:

    “《平凡世界》所有者的团队就是我在之前题中所说的‘1皇子’,他将是会影响整个博弈走向的不确定因子。”

    就像是唯恐天下不乱似的,朱清云推了推眼镜架,继续道:

    “反过来说,美夜子早已计算到理想数学状态下出现的博弈均衡不分胜负的死局结局,才安排了现在《平凡世界》这个陷阱。美夜子比谁想的都远。”

    </br>

    </br>

    Ps:书友们,我是作家杨建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