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7章 神泉
    补充完能量后,姜游和唐不甜从乱石坡的背面向上走。

    能见度越来越低。

    姜游拿出户外手电筒,白色光穿透了黑暗。

    他看了一眼手持GPS,他们在不断地靠近坐标点。

    路越来越难走。

    姜游踩了一脚水,水溅入脚腕,浸湿了袜子。

    他说:“有点冷啊,在这里失温挺危险的。”

    唐不甜全身上下依然保持着干爽。步伐也很轻盈。

    听着姜游粗重的呼吸,她问:“这也是仪式感吗?”

    “你也知道他专业不对,能保持目前稳定状态,我挺满意的了。”

    “不稳定会怎么样?”

    “你大概,是不会乐意见到的。”

    唐不甜沉默了一会儿。

    姜游递给她一块巧克力,她接过,撕开包装纸咬了一口。

    耳中充斥着雨声。

    沉默地前行着。

    哗啦啦……哗啦啦……

    水,潮水……

    黄色的泥水拍在她的鞋面上。

    唐不甜停下脚步。

    土腥味,尸体腐烂的味道,她抬头四望,土黄色的潮水从四面向她扑来。

    刀身暗光浮动。

    向她扑打而来的潮水,在距离她身体十米远的地方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隔开了。

    舌尖残留着巧克力的甜味。

    “臭水沟啊。”

    姜游拉下帽子。

    木刀向外飞出,向下劈,刀尖在水面上划过。

    劈开了水面。

    大雨落下。

    冲走了腥臭味。

    姜游看着木刀飞回唐不甜的手中。

    手电筒的光芒中,一条小路出现在前方。

    姜游和唐不甜对视了一眼,他们顺着小路向前走去。

    向前走了大约一两百米后,有一个山洞。

    走进。

    山洞中有一个石台。

    “方学舟和于鸿,大概就是找到了这里。”姜游用照着山洞中的各个角落。

    唐不甜走到石台前。

    “这是什么?”

    “祭台吧。”姜游看着石台上表面古朴的花纹。

    “那泉水呢?”

    “大概在下面,”姜游绕着祭台走了一圈。“似乎,是被信仰过的神呢,被赋予名字,有象征它的符号,还有仪式,或许在最初,的确是一汪清泉。”

    “神?”

    “是啊,看上去是被封印了,如果我没猜测错的话,松动应该是三年前,陈子恺跳下山崖,打破了封印,还真是巧呢,方学舟和于鸿带走的那块骨头,应该算是,法器?我也不是很了解……”

    “邪神吗?”

    “不一定。”

    “不一定?”

    “善恶正邪对人类才有意义,”姜游用脚踩了踩地面,“梦到神泉……”

    唐不甜听到了姜游的笑声。

    “它大概是被封印太久了,它把法器给了方鸿舟和于鸿,估计原本指望他们帮它收集力量,结果……不过傻子太多,也说不准……”

    “现在要做什么?”

    姜游随手指了指一个地方,“这里,挖吧。”

    唐不甜向后退了两步。

    木刀裹着气劲,向姜游脚边飞去,穿入地面,姜游向后跳了一下躲开,接着,从地底传来一股力量,炸开,泥点飞溅。

    地面向下陷。

    木刀刀身滴水不沾,回到了唐不甜的手中。

    腥臭的泥水旋转着,拧成了两股,分别向姜游和唐不甜卷去。

    木刀挥击,泥水张开大口把木刀吞了进去。

    唐不甜抬手。

    泥水的转速变快,然后突然凝固,断成一段一段,一块黑色的骨头,落到了地面上。

    木刀飞回,唐不甜问:“这个就是邪神吗?”

    “显然不是,法器的另一半吧。”他弯腰捡起了骨头,愁眉苦脸的把它撞进一个塑封袋中,封口后扔回背包中。

    “那它呢?”

    地面突然震动了起来。

    裂开。

    “跑!”姜游从唐不甜的身边跑过。

    她跟了上去。

    她听到了身后不断传来坍塌的声音,混杂在雨声中。

    她转身,看到两个巨大的模糊的影子遮蔽了天空。

    ——

    好大的雨。

    灰茫茫的。

    走。

    继续走。

    走了很久,很久……

    还要走多久……

    他抬起头。

    好黑。

    只有雨丝上泛着一点光。

    晴好的时候,能看到绵长的雪山和蓝天交汇在一线间。

    晴好……

    一丝雨落在他的手心。

    缠绕在他的手腕上。

    雨滴砸落在他的身体上。

    好大的雨啊。

    雪好硬。

    他猛然抬起头,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一男一女。男的中等身高颇具厚度,女的手中拿着一把木刀。

    雨渐渐地停了。

    更远处,一个小小的,红色的身影在慢慢靠近。

    “陈子恺是吧?”

    男人走到他面前,蹲了下来。

    他看清了他的脸,圆脸,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很和善。

    “我?我不是死了吗?”

    他低头看自己的身体,灰色的,模糊不清,像是勉强拼贴起来的一样,仿佛很快就会散掉。

    他尝试着坐了起来。

    “是啊,死了。你母亲,现在住在兰欣苑的一个车库里,每天靠捡垃圾换点吃的。”

    陈子恺低下头,“我后悔了。”

    姜末走到姜游身边,麻团乖巧地围在他的脖子上。

    他拉了拉姜游的袖子。

    “你记得方学舟和于鸿吗?”

    “他们怎么了?”

    “他们想帮你复仇。”

    “他们,他们不会做了什么……”

    “没成功。”

    他看到陈子恺送了口气。

    姜游在陈子恺身边坐下,“你还真是个好人。”

    “她是我的初恋。”陈子恺突然说。

    “然后呢?”

    “十几年,她难道一直在骗我?她怎么能装的这么像?又怎么能一点情分都不念?我放她走,带着涵涵走,她还不满意,她…………”陈子恺抬头看着姜游,试图从他的眼中找到答案,“为什么?”

    “你妈养了你四十多年,你不还是说跳就跳么?”

    “我……”

    姜游在陈子恺身边坐下,他舒了口气,“真美,是吧?”

    雨停了。

    乌云散去。

    绵延的雪山在阳光下泛着淡金色。

    阳光刺进他的眼中。

    “我想妈妈了。”

    “好。”

    缠绕在陈子恺手腕上的蛛丝松开。

    灵魂化作了一个个光点,姜末伸出手,掌心有一道红痕,光点落下,融化在他的身体中。

    持刀的少女站在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兰欣苑一间堆满饮料瓶的车库中,昏睡着的年老的妇女突然睁开眼睛,“阿恺……”

    她流下了眼泪。

    </br>

    </br>

    Ps:书友们,我是金柜角,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