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1章 驱虎吞狼之策
    “少将军所言之意是,之前派遣斥候到大秦的境内完全是给那冒顿看的,其实少将军一丝都没想要让冒顿兵不血刃的攻进长城?”

    对于项羽一下子竟然能有了这样的心计,范增和张良俩人也是十分的惊讶,这完全就是他们没有想到的,因为之前种种迹象都表明,项羽应该是比冒顿更加急切的想要攻进大秦的境内去,所以他已经是会卖力的去寻找长城之内的破绽的,却不想,项羽的心里面早就有了一些个反其道而行之的办法了。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W..kàn..ge.lA

    “我想要的,只是攻破长城而已,至于是不是兵不血刃,消耗的并不是我江东子弟,而是匈奴的骑兵,匈奴人若是到了中原,屠戮的是我中原的百姓,我虽对敌人残忍,但却不至于眼睁睁的看着匈奴人在中原肆意而为!”

    到了这个时候,在自己的两个智囊的面前项羽也的确是不想再压抑着自己的情感了,他就是想要看到匈奴和秦兵在长城的脚下激战,这是项羽的心里面早就想好了的驱虎吞狼之计,只要让他带着自己的那些个江东子弟回到大秦的境内,而且让匈奴这头恶狼把秦兵的主力死死的咬住,自己在大秦的境内就还有不少的可能性。

    项羽心里面一直相信的是,六国人心里面的那股子反秦劲头一定还没有过去,他振臂一呼,再加上大家看到了大秦被匈奴都给攻破了之后,是一定会想到自己的故国的,在这个当口,项羽相信自己还是很有些机会能够复了楚国的,纵然前期的条件艰苦一些,只要嬴高因为和匈奴的战争而抽调不出十倍的精兵来对付自己,自己就可以在他们的后面给他狠狠的来上那么一刀。

    这回再一询问,项羽终于告知了范增和张良二人,按照他的计划,为了不引起冒顿在前期的任何怀疑,他派出的斥候还是肯定会去寻找韩国境内守卫比较薄弱的点的,而他也会按照自己和冒顿的约定,率领着匈奴的骑兵针对这个点发起猛攻。

    但是有一点,项羽已经详细的计算过了上郡到韩国故地的距离,他要做的一件任何人都不会知道的事儿就是,他会适时的让蒙恬得知匈奴会从哪里进攻大秦的消息,而当蒙恬得知消息之后率军赶往救援的时候,正好能够碰上刚刚攻破了长城的匈奴骑兵,换句话说,项羽想要制造一场针尖对麦芒的遭遇战。

    这个计划的确是十分的艰难,但是项羽有一个十分明显的优势,那就是到了攻打大秦的时候,匈奴的大部分骑兵会跟在他的身后,听从他的调遣和指挥,所以多长时间能够攻破斥候报告给他的那个地方,显然在一定程度上是项羽可以控制的。

    这是一个复杂但是条理清晰的计划,一旦事情完全按照项羽的想法去走的话,匈奴的二十万骑兵将会在这一战之中几乎折损殆尽,匈奴会成为第二个东胡,十数年内都难以恢复之前在草原上创造出来的威望。

    而消灭匈奴所带给大秦的代价,就是蒙恬所率的十数万大军,价值咸阳城周边的数万大军所剩无几,大秦数年之内再无发兵长途征伐的能力。

    而这当中的几年,就是项羽发展的黄金时期,显然按照现在的情况不论是匈奴的境内还是大秦的境内,都不会有项羽这样的机会,所以他只能自己去创造。

    这个风雪交加的夜里,在这个匈奴贫瘠土地上的大帐里面,三人坐在一处,商讨着一个计策,一个可能会颠覆一个朝代的计策,而最为可怕的是,这个计策即将面对的对象,依然还被蒙在鼓里。

    的确,不单单是一心捉摸着赶紧把项羽整死好让虞姬到他被窝里来的冒顿压根就没察觉到项羽心里面到底拐了多少个弯,远在咸阳城温暖的宫殿里面的嬴高也没能想到这个西楚霸王除了带兵打仗之外竟然也锻炼出了这样的头脑。

    不过嬴高在这个冬天的心情倒是不错,他之前曾经静下心来算了一下,自己来到大秦,依然是过了四个年头了,马上就奔着五年去了。

    而这段时间里面,大秦显然也经历了一番最为复杂的变化,始皇帝,这个统治了从秦国到大秦很长一段时间的人永远的离开了,而在离开之前,嬴高也算是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尽量让始皇帝没有带着什么大的遗憾离开。

    这一转眼的功夫,嬴高自己当政也有快到两个年头了,虽说大秦看起来依旧像是在原地踏步,他在史书上面能体现出来的最大功绩也不过就是剿灭了除了跑到匈奴去了的项羽之外所有的反秦势力。

    但是嬴高追求的显然也并不是史书上面的那些大吹特吹,他甚至都没有特意告诉写史书的人稍微把他写的伟大一点,他唯一一次跟记录历史的人的对话也只告诉了他一句话:要么真实,要么被杀……

    要说嬴高压根就不追求清史留个名的话,那你还真就是不了解他,他这个时候不着急,他不过是因为他还年轻呢,还有更为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现在是他为大秦帝国攒大招的阶段,打基础嘛,默默无闻就好了,但是默默无闻之后是一定要迎来大的爆发的。

    对于大秦,嬴高心里面还是有一些个相当大胆的计划的,甚至说如今横亘在他面前好像给大秦带来了不少压力的冒顿和项羽其实在嬴高的内心里面不过就是他前进路上的拦路虎和磨刀石罢了,要是自己连项羽和冒顿都不能搞的定的话,嬴高知道自己心里面的那些想法还是趁早忘了,在大秦的土地上享受生活也就得了。

    而这几个月,嬴高的重点显然就是借着陆贾这个愣头青刚刚到大秦朝堂上面的这股子春风,把自己的朝堂好好的治理治理。

    其实要是按照嬴高自己心里面的意思,这个始皇帝留给自己的官吏队伍,自己想要保留的也就是十分之一,那还都得算是多说。

    但是人家能站在大秦朝堂上面的都是大秦的贵族,在原则上那是支持你嬴高的统治的,你要是上来不问青红皂白就给人家拿下了,那也的确是有那么点白眼狼的嫌疑。

    但这些大秦的贵族们,虽然是支持你嬴高的,但是你得是按照之前始皇帝时候的那些套路才行,嬴高的新政一出来,能带给他们利益的话,他们当然是全部都在那拍手叫好,但是要是想再把利益从他们的手里面拿出来的话,那可就比登天还难了。

    于是乎,嬴高索性就决定一不做二不休,正好借着陆贾这个货真价实的照妖镜,嬴高也是能够清楚的看出来到底哪些官吏是当真为了大秦的江山社稷站在朝堂上面的,又有哪一些只是为了自己能够敛财才站在大秦的朝堂上面的。

    从那个太医令开始,大秦的朝堂上几乎是人人自危,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虽然不少人已然是懂得了什么叫明哲保身,但是依旧有不少的老秦贵族低估了嬴高的眼光,低估了陆贾的才能。

    他们认为自己隐藏的足够的深了,但是殊不知嬴高告诉了陆贾一个道理,那就是这天下之间,就算是这咸阳宫中那也是没有密不透风的墙的。

    陆贾很快就参透这这其中的道理,他很快又抓住了数个大秦官吏的把柄,在朝堂上将其一一揭发,两个月过去了,大秦的朝堂上面又少了十数个身影,虽然这其中涉及到的三公九卿还是少之又少的,但是嬴高在自己的位置上面看的真切,对于一些人来说,每一次的朝堂那都是一次十分之大的煎熬,甚至于有点官吏一次朝堂下来,那衣服就像是被水洗过的一样,可见其心里面到底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这一日,陆贾迎着刺骨的寒风缓缓走进了咸阳宫,嬴高很少主动召他进入咸阳宫,而这,就是其中的一次。

    到了嬴高的偏殿之后,陆贾见里面不但有嬴高,还有萧何,朱家,韩信和曹参这几个人。

    一看这个架势,陆贾顿时热泪盈眶,这几个人对于嬴高的意义他早就研究明白了,可以说在大秦的朝堂上面,嬴高真真正正信任和倚重的,而且是自己培养起来的,也就是这几个人了。

    还有一点,那就是这几个人的底细跟自己一样,全部都不是大秦的贵族,今天嬴高把他叫到这几个人的身边,那就说明经过了这两个月自己的努力,自己终于步入了当今大秦皇帝的亲信之列了,自己再不是孤家寡人的在奋斗了。

    “陆贾,这两月一来,你在这谏议大夫的位置上可有收获啊……”

    当着萧何等人的面,嬴高还是笑着先考校了陆贾一番,就从嬴高这表情上来看,他对于陆贾这两个月的所为还是十分的满意的。

    “君上是要用我这张嘴,整肃一番我大秦朝堂上的污秽!”

    这句话说得,不单单是嬴高,就是萧何和曹参,韩信他们几个也是连连点头,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他们都知道了陆贾这个年岁并不十分之大的人还是十分的有魄力的,这其中要说感受最深的,那还是朱家。

    早在嬴高让陆贾干了这个谏议大夫的时候,他对于陆贾的处境就十分的了解,而护佑陆贾安危的事儿,自然责无旁贷的落到了朱家的脑袋上面。

    现在的朱家,那办事也算是相当的靠谱了,除了常驻陆贾府中的那两个功夫了得的禁卫之外,陆贾自己不知道的暗哨也是几乎遍布了陆贾府邸的周围和陆贾平常行进的路线之上。

    陆贾不知道的是,那些个想要要了他的性命,但是还没来得及动手就被朱家的麾下之人给扼杀在萌芽之中的人那已然是不下于二十个了,几乎每隔上几天就会有一个人想要要了陆贾的性命,这样的事儿就是朱家看起来,那也是相当的吓人的,所以这些事他对于陆贾都是严格保密的。

    这么一来,虽然陆贾也遭受过几个想要谋杀他的人,但是在他看来跟自己想象的人人得而诛之的境遇相比,还是好了不少,当然,这得是朱家永远也不告诉陆贾自己曾经帮他解决了多少的麻烦。

    “好!这两次朝堂,你皆是并未发言,想来是如今依旧保留在我大秦朝堂上面的这些人等都已然将自己家族的屁股擦干净了,既然如此,你便也不用将重点放在此处了!”

    嬴高这话一说出来,陆贾当时就是松了口气,但是转念一想却又摇头问道:“若是如此的话,那岂不是和君上之前对这谏议大夫之职所定下了规矩有了些冲突?”

    嬴高一看陆贾竟然是因为这个事儿而着急,心说你这个小伙子还真的是相当的耿直,于是乎他决定还是得稍微的提点一下这个小伙子。

    “你若是再有十次不在这朝堂之上发言,你说那些官吏的心中是欢喜还是会站出来抓住你这个问题不放?”

    嬴高这短短的一句话,又是让陆贾深深的学到了一课,心说人家君上不亏就是天生当皇帝的料,这脑袋,纵然自己也自诩是相当的聪明,但是好像十个自己绑在一块也玩不过一个君上啊。

    “君上,不知此事暂且告一段落之后,君上是否需要我将之前在牢狱之中所写的那些新政在朝堂上面提出来?”

    嬴高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任用的自己,这陆贾一点都没有忘,而且他隐隐的有一种感觉,那就是之前嬴高让自己在大秦朝堂上面干的事儿,几乎就全部都是在为大秦的新政铺路的,他深知要是现在自己在大秦的朝堂上面提出来之前自己所说的那些新的理念的话,纵然会让不少的朝臣心里面十分的不满,但是因为之前的缘故,他们定然是不敢站出来反驳自己的。

    莫非……这便是君上的真正目的?

    </br>

    </br>

    Ps:书友们,我是狼烟东去,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