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百四十五章 兔死狗烹
    “你不说我还真忘记那个‘蝗商’了。火?然?文??  w?w?w?.?”朱琳揉了揉眉心,吩咐石霖,“就带他来这儿吧。”

    “是!”

    过了片刻,梁修行被两名亲兵带到辅政王书房,倒是没有绑缚。石霖之前已检查过,这厮的胳膊腿儿细得跟鸡爪子一般,断没有行刺的能力。

    梁修行忙跪拜行礼,“草民拜见辅政王殿下,殿下千……”

    朱琳懒得跟他嗦,打断他道:“可是梁嘉宾有什么事儿,怎不让梁修言来?”梁修言自杉关被俘之后,已经与大明“合作”多次,按理说他更为门儿清才是。

    梁修行神色悲怆地叩了头道:“家父与家兄被刑部下了狱,只得使草民前来。”

    说来这梁修行从没与朱琳接过头,又是从江北而来,只怕被明军当奸细抓了,一路担惊受怕。还算他运气不错,在天兴府衙外面蹲了大半天,还真等到了朱琳。

    “哦?他们犯了什么事?”

    “这,刑部不知为何,搜集了不少梁家夹带禁物运至漠南或漏欠税银的罪证,七天前冲入梁府兴师问罪……”

    朱琳闻言差点儿笑出声来,这些蝗商当年就是靠给建虏偷运钢铁、军器、粮食等违禁品发家的,如今兔死狗烹,竟被建虏以走私的罪名抓了。

    他遂道:“那你不去北京想办法,却跑来南京作甚?”

    梁修行叹了口气,“回殿下,能跑的门路梁家都跑了。最终只有礼部侍郎金之俊金大人说可以帮我们救人,但需要白银一百六十万两打通关节,少一两都不行。”

    一百六十万两!朱琳心说这建虏胃口还真够大的,淡然道:“说吧,你所来何意?”

    梁修行抬起头,苦着脸道:“梁家盘出所有家产,又遍借亲朋,却也仅凑出一百三十万两来。距离金侍郎所定期限只剩十二天了,草民无奈之下,只得来求殿下……”

    其实梁家家产足有一百七八十万两,金之俊也是计算过才开出这个价码的。但梁家急着出手,自然会被买家大肆压价,有些产业急切间又卖不出去,这才出现眼下局面。

    “笑话!”没等朱琳说什么,石霖先怒了,对两旁亲兵一挥手,“把这厮打将出去!”

    “且慢!”梁修行慌忙挣扎道,“草民自不会白拿殿下银两……”

    朱琳一抬手,“等等,让他说完。”

    “草民这里有些要紧事儿说与殿下!这些消息足以影响眼下战局,值三十万两绰绰有余。”

    “好,你且说说看,至于值不值这个价,我自有分辨。”

    梁修行甩开龙卫军亲兵抓着自己的手,几步凑到朱琳近前道:“据梁家得到可靠消息,摄政……多尔衮已派重兵南下,打算与大明在长江决战。

    “为此,他遣出多路密使,行纵横捭阖之策,调集一切力量欲一战定乾坤。”

    朱琳淡然点头,“这些我早已知晓。若没旁的,你便早回北京筹钱吧。”

    “有!自然还有!”梁修行接道,“多尔衮一共派出五路人马,分朝漠北、朝鲜、东番、四川和湖广而去。”

    “说下去。”

    梁修行见有戏,顿时打起了精神,“先说这去漠北的人,乃是欲结罗刹国,用其火器、战阵之利,南下助战。

    “因先前多铎与喀尔喀部议和,大清……不,建虏奉喀尔喀部为黄金家族正朔、蒙古之主,故多尔衮对漠北已无想法,干脆答应联手罗刹人瓜分漠北……”

    “你等下,”朱琳闻言皱眉道,“建虏认喀尔喀部为蒙古正主?”

    “殿下不知吗?”梁修行忙道,“多尔衮为调多铎大军南下攻明,急令其与喀尔喀部议和,但多铎先前在漠北连吃败仗,只得答应喀尔喀部所有要求,这才得以安稳退兵。

    “对了,多铎还割了土默特以北百余里给喀尔喀部。此外还答应大减察哈尔各部的税贡,眼下苏尼特等部也结束了叛乱。

    “不过多尔衮为了朝廷脸面,只说多铎在漠北大捷,便是绝大多数的朝臣都不知内情。”

    这就对了!朱琳心道,看来并非是自己的漠北方略失败,而是建虏为了从漠北抽身,忍痛放弃了蒙古的利益。

    从长期来看,待喀尔喀人实力强大,必然会与建虏有一场大战,不过眼下却令满清缓过一口气来。

    他旋即又想到,难怪戴修远已有好一阵没传回消息,苏尼特人重新归附建虏,很可能将他囚禁了起来……须尽快派人出关处理此事,只盼着腾继思没有害戴修远性命才好,否则来日必铲平苏尼特为他报仇!

    梁修行继续道:“除漠北之外,建虏还遣使往四川,欲以漠北为例,与张献忠议和。若成,则豪格所部数万人马亦可调往江北战场。

    “去湖广的人便是要勾连何腾蛟,据闻多尔衮打算许他鄂亲王以招降,至低也要和他达成默契互不用兵。”

    朱琳闻言暗忖,就这蝗商所说的湖广的情报推断,他的这些消息应当还是比较可信的。

    好在,何腾蛟那边多已拒绝了多尔衮的引诱,仅凭这一点,往后倒是应尽量留何腾蛟一命。

    然而四川的情况就不好说了。从历史事件分析,张献忠对建虏还是比较仇恨的,但大西军眼下被明、清南北夹击,日子极为难过,如果重压之下他真与建虏妥协,则豪格所部近五万人马就会加入江北战局。此消彼长之下,大明所要面对的军事压力立刻暴增。

    没等他继续细想,梁修行就迫不及待道:“至于去朝鲜的密使,应如以往一样,仍是要钱要粮,不过似乎听到些与朝鲜水师有关的说法。”

    自万历抗倭援朝之后,朝鲜就比较重视水师发展。据朱琳所知,他们一直保有一支颇具规模,以木棚桨帆船,也就是他们自称的“龟船”为主的舰队。

    看来多尔衮连这些船都看上了,这也说明钱塘及南京接连吃亏之后,建虏对水师已愈发重视起来。

    </br>

    </br>

    Ps:书友们,我是天海山,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