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女追男,隔张纸
    老朋友越来越多了,俺心里很高兴,更新中,求票求收藏。

    ****************

    出租车沿着淮海路,向西郊的方向驶去,麻九正襟危坐,满面含笑,嘴里哼着一首轻快的曲子,得意得一塌糊涂。

    杜羽却是无语,靠在座位间,假寐。

    “羽哥,咱俩这层关系,就算这么定了啊,你不能再始乱终弃了,我可是清清白白跟你的,你总得对我负责吧?”麻九看着杜羽的模样,不由对着他悄悄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随后才一脸欢喜的说道,声音低柔,说不出的绵绵动听。

    “等会,我好像也没怎么的你,你现在也依然是清清白白的吧?再说了,我还没开始乱,哪来的弃啊?”杜羽终是忍不住了,睁开眼睛瞄着麻九。

    其实他也并不是不想睁眼看着麻九,只不过,刚才在餐桌上喝了点酒,再加上麻九也的确是祸水级的尤物,偏偏又因为打了一架,身体还处于兴奋状态,若是这样一直盯着她看,他的忍耐力有限,就算如此,他的小腹处也总是觉得火烧火燎的,双腿之间的某处,完全处于亢奋状态。

    麻九顿时不乐意了,小拳头握起来,在他的大腿上轻轻捶了一下,然后才气鼓鼓道:“你怎么就不承认了,我的小手你拉过吧?我爸爸你见过吧?我们家的祖传之宝,给了你吧?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除了你之外,我就没有别的男朋友了,这你得承认吧?对了,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我心里已经有你了,这么些条件加在一起,你说你要不和我交往,那就是谁也对不起了,就连这位开出租车的大叔,你都对不住了。”

    “这事和这位大叔有什么关系?再说了,这些事……”杜羽无奈看着麻九,虽然她有点小小的刁蛮,但他心里并没有很生气。

    毕竟以她的姿色,说着这些软绵绵的话,纯粹就是在杜羽已经火烧火燎的心上再加一把火,这事更多的是享受。

    只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前面正在认真开车的司机发话了:“小伙子,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怎么就不关我事了?要不是你们小俩口,我能接成这单生意吗?所以说了,人家漂漂亮亮的女孩,又不是找不到男朋友,为啥非得跟你好?那还不是因为人家看上你了吗,这女追男,隔张纸,喷点唾沫就透了,而且你拉过人家的手,还收了人家的祖传之宝,更是见过家中长辈,这事要是你再不对人家负责,我真看不下去了。要是我女儿这样,我非拿着棍子干翻你。”

    麻九一挺腰,抿着嘴,笑盈盈看着杜羽,尖尖的下巴对着杜羽一扬,满怀的得意,随后她的小手再一次拍到了杜羽的大腿上,眼波放电似的暗示道:瞧,连出租大叔都帮我,你还有什么好挣扎的,就从了本小姐吧。

    只是她的这一小巴掌,却是拍得杜羽一哆嗦,指尖竟然径直落在了双腿之间那变得亢奋的部位上,这柔软中带着微微冰凉的小手,带来的感觉可想而知。

    杜羽强忍着蠢蠢欲动的念想,啥也不敢动了,只是麻九的脸上却泛起几分疑惑,小手不由自主的探索了几把,或揉或捏,或握或松,这一张一弛之间,丈量着杜羽的第三条腿。

    顷刻,麻九总算明白过来是在亵渎着什么样的存在,小手有如小兔子般收了回来,就算是以她的爽直率真,依然泛起满脸的红霞,两只小手绞在一起,明亮的眼睛盯着杜羽,一脸的委屈,却是有种在向知心人撒娇的感觉。

    杜羽的脑海中却是一片的茫然,这种滋味他不是没有尝试过,用他曾经对严小萌说过的话,在女人这件事上,他虽然不算是阅历丰富,但至少也是处过女朋友的,只不过这感觉却是十分怪异,有如第一次般,懵懂却又带着一丝的渴望。

    这样的感觉,或许就在于麻九的岁数,毕竟两人相差了七岁,可以算是一个时代了,这种少女的挑逗,愈发的让人觉得心动,所以杜羽到了此时,也实在是无话可说了,只不过若是真的就此从了麻九,他却也是有种不愿意的情怀,或许在他的内心深处,还存在着某些展望的记忆。

    车内一时沉静了下来,出租大叔却敞开了话题:“小伙子,你女朋友也就十**岁吧?照我看,你也别犹豫了,直接结婚吧,这样等你当爸爸时,岁数也不大,要是顺利的话,在五十左右也就当爷爷或者是外公了。”

    麻九瞄了杜羽一眼,这才吸了口气,微微压下了有如热锅上的蚂蚁般乱跳的心儿,含羞带臊道:“大叔,结婚早未必就会是生孩子早,我们都还没有玩够呢,所以其实我就是想先把事定下来,至于结婚生子什么的,那还得从长计议。”

    杜羽悄悄把身子向一侧挪了挪,拉开了和麻九之间的距离,再这么处下去,后果实在是不堪设想啊。

    麻九扭头瞟了杜羽一眼,明显是觉察出杜羽的意图,轻轻嘟囔了一句:“瞧你那点出息,有什么大不了的。”

    杜羽嘿嘿一笑,心里头却泛起几分的冲动,完全是不由自主,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用实际行动回应了麻九的说话。

    那只大手就直接摸上了麻九穿着黑丝的大腿,然后他扬眉看着她,一脸的挑衅,这个动作却是让麻九的小身子一颤,咬着牙承受着他的骚扰。

    所幸杜羽也就是抚了一下,这时手机却响了起来,这让他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要是再摸下去,他的手一准会更加的不老实,那样后果就更加不妙了。

    而麻九却也是暗自松了口气,刚才那一下,让她突然泛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恐慌却是充满了好奇。

    手机里传来一把久违的男声:“阿杜,听说你回中国了?现在是不是在上海啊?我这天天念叨你,说真的,就连想我老娘都没这么用心。”

    “骆浩,你现在在哪儿?”杜羽心中一暖,同时松了口气,刚才受了麻九的刺激,那个摸腿的动作,实在是太危险了,以后一定要立场坚定,否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产生某种粉色危机。

    这一旦上了床,可就只能是从了她了。( 品香录  .ranen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