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听墙根
    第五章听墙根

    “婶儿,你就别装了。你三十好几的年龄了,能不想,你脸糙,我看就是憋的慌了。”楚小天嘿嘿一笑,继续发挥着小流氓的本相。

    “嗯?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刘寡妇脸色一红,站起身来,就推着楚小天往屋外推去。

    “刘婶,一句话,你就说你想不想吧!都别墨迹了。”

    “想想想……想又怎么了?我想还不行吗?”刘寡妇用尽了气力把楚小天退出了屋外,赶紧插住门,身子死死的靠在门上,防止楚小天再进来。喘着粗气,一想起自己的清苦日子,刘寡妇双眼里流出了泪。要说不想那事全他妈的都是扯淡,能不想吗?三十几岁的年龄,正是女人最有味道的时候,而自己的男人死的早,没有男人滋润的女人还算是完整的女人吗?

    刘寡妇心里比谁都明白,要是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恐怕爬上自己床的男人都能排成队了。虽然她想但是他不敢,做人也有自己的底线,作为一个女人,更要有,一个寡妇必须有。

    在屋外的楚小天伸手想拍门,可又停住了,心里则想,你这娘们还挺能忍的,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咱们俩整天里在一块打情骂俏的,以后就狠狠的引诱你,你能忍一时,还能忍一世不成?早晚你会把持不住的,还不是从了我?成为自己的娘们?

    想到这里,楚小天心里美美的,一路哼着小曲回了家。

    …………

    过了夏天就是秋天。俗话说,一层秋雨一层凉。到了晚上不把炕头烧的热热的都不能安然的睡着觉。

    这期间,李嫂的家的男人李哥终于从城里打工回来了。这让楚小天心里感到酸溜溜的,一想到李嫂和她男人在夜里干那事的时候,楚小天的心里就更不是个味。

    于是,时常在夜里,黑灯瞎火的,他都不顾风寒跑到李嫂家里听墙根。

    可是一连几天,什么都听不到。里面异常安静,只有李哥打呼噜的声音。

    楚小天就想,难道是李哥那家伙什不管用?还是人家在白天已经干过了?

    后来,干脆连着几天,有事没事的时候,楚小天都会往李嫂家里跑,一呆就大半天,李哥与李嫂之间什么也没发生,很平静。有时候,还会当着李哥的后背摸一下李嫂高耸的胸脯,李嫂无奈又干着急,这让楚小天感到得意。

    心里也不在为此耿耿于怀了。他有一个知觉,李哥的家伙什肯定不管用。

    李嫂从来对楚小天都是照顾有加的,天冷的时候,她都会给楚小天送一床被子的。这让楚小天大为感动。( 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  .ranen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