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叫老公,不然俺就下床
    第十章叫老公,不然俺就下床

    一想到上次在春妮葡萄园里,小天操弄的她欲仙欲死的滋味,那种舒坦的劲头儿,郑玉花内心就火热的不行,感受着楚小天大手传来的力量和粗糙感,顿时压抑着声音,呻吟起来,她的手缓缓向下,一把握住了楚小天那不断膨胀的巨牛有节奏的抚摸起来。

    楚小天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快惑了,懒腰将郑玉花抱起,放在了床上,他手脚并用的很快将郑玉花外面的罩罩和裤子脱掉,只剩一个小内内穿在身上。

    郑玉花弓着子,微闭着眼睛,感受着楚小天那粗犷的狂野,她的身子不停的轻颤着,这种仿佛进入高潮的快感她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经历过了,正是知道这种快感的可贵,她心里对楚小天越是感到爱怜,她伸出手轻轻的在楚小天的头发上摩擦,像是抚摸一件珍宝一样。

    楚小天喘着粗气,他双眼布满血丝的盯着郑玉花那丰满白花花的身子,他的双手不断的在郑玉花的身体上各处游走,每到一处,郑玉花的身体都因为快感要轻颤一下,她身上的因为情欲而充满了汗水,甚至连一头秀发都湿漉漉的,她紧咬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呻吟声,她感受着楚小天那粗糙的大手和温热的舌头在她身上游走时带来的快感,无意识的夹紧了双腿,让自己不被那快感淹没。

    楚小天看着郑玉花那条红色的小内内,嘴角露出了一个邪魅的微笑,他俯下身子轻轻的嗅了一下,一股夹杂着幽香和腥气的味道,顿时让楚小天下面更是膨胀了几分,他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了上去,一种奇妙的触感瞬时让楚小天一阵猛烈的喘气。

    郑玉花感到楚小天的大手按在了女人的神秘之处,顿时她紧紧的将两腿并拢,将楚小天的手紧紧夹住,一种害羞加羞耻的感觉顿时让她情欲一阵攀升,她现在真的很想要,想要小天的肉犁头像金刚钻一样狠狠的戳进去,不停的撞击,不停的要她。

    “小天,婶想要,我要……”郑玉花声音急促的说着,身子一阵难耐的扭动,“给我,给我。我要。”

    楚小天转了一下身子,慢慢的趴在郑玉花的身上,将自己的胸膛紧紧的压在她的饱满奶儿上,用调笑的语气说道:“要啥啊?婶,你想要什么?我不太清楚。”

    郑玉花紧咬着嘴唇,她感到一阵阵的羞耻,但是她身体的需要却让她抛下那一切,她感到很空虚,她需要小天的巨牛来充实填满她,淹没她。

    所以她还是说了出来,“婶子要,小天,小天,快啊,婶子实在是受不了了。”声音中还带着点哭腔。

    楚小天依然没有任何的动作,他轻轻的用嘴叼起了郑玉花那两颗殷红的小樱桃,边舔弄边含糊不清的说道:“婶,我还是没听明白呢!到底是你要我,还是我要你啊?婶,你这小樱桃真可爱。”

    郑玉花实在是受不了了,她颤巍巍的伸出手自己去寻找男人的巨物,但是楚小天调皮的不让她得逞,一直在那闪避。

    “小天,婶求你了,别挑弄婶了,婶感觉都快死了,快,狠狠的要婶吧!狠狠的操弄婶吧!有多大劲你就使多大劲。”郑玉花都快哭了。这种被折磨的感觉让她近乎崩溃。

    “婶,你刚才喊我什么?怎么还小天呢!你要是再喊小天,俺可是直接就下床了。”楚小天语气邪魅的说道。

    “好侄儿,好侄儿,原谅婶婶吧!你个小冤家快进来,婶婶真是被你折磨死了。快操婶吧!”说着又伸手去寻找楚小天的小伙伴。

    这次楚小天没有躲闪,直接让她一把抓在手里,郑玉花是一个经验很丰富的老手,直接就有节奏的律动起来。

    楚小天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感觉让他像飞了一样,不过他依然强忍着。

    “什么侄儿的?不对,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是不对,我就直接走了。”楚小天假装有点生气的说道。

    郑玉花边用手脱掉自己的小内内,边一只手在楚小天的巨派希有节奏的上下上下套弄着。

    “婶真不知道,求求你不要再挑逗婶了,你提醒婶一下吧!婶现在好难受。”郑玉花一阵不断的求饶,“急需你的大家伙让婶舒坦舒坦。”

    “那好吧!看在今天是你主动的份上,我就提醒你一下。”楚小天趴在她的耳朵边问道:“一个女人跟和她一起在一个床上亲热的人什么呀!婶,你别说你不知道呀!”

    郑玉花听到这终于是明白了,原来楚小天是想让她喊他老公,她脸蛋红的跟红绸子似的,再怎么说楚小天可是她的晚辈,又和她闺女要好,她怎么可能叫他老公,不过这种禁忌的快感却是让她几乎快要达到顶峰,不过缺最后一个男人强有力的冲击,这让她掉在半空中,不上不下,难受之极。

    “小天,婶婶不能,这太不要脸了,你其他的要求都可以,但这个婶婶实在是做不出,别忘了你和春妮的关系。求求你,你就放过婶婶吧!”郑玉花立马求饶道。为了表示心迹,她那正在楚小天小伙伴上忙碌的手更是加快了几分。

    这一阵阵奇妙的感觉冲击的楚小天差点忍不住,喷了,不过他强忍着,“你不,那我今天就不给你,婶,你现在肯定很难受吧!还是赶紧吧!”

    郑玉花紧紧闭着眼睛,这会她心里是矛盾至极,在她的心里只有一个老公,虽然是她在勾引楚小天,想安慰她那久得不到满足的久旱身体和心灵,但是这仅仅当楚小天只是一个性的伴侣,两人根本就没有在一起的可能,但是一旦叫了他老公,那么自己对楚小天的情感态度将会发生很大的转变,那么以后两人的关系就尴尬了,虽然这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但心里的那道坎实在是过不去。

    虽然她的心里是拉不下脸的,但是她的身体却出卖了她,那一阵阵可以把人逼疯的空虚感让她抛下了所有的羞耻和面子,彻底的堕落了,她最后还是小声的喊出了老公。

    楚小天听到这儿,顿时得意的笑了,他这会也快憋不住了,就在他准备直捣黄龙,收复失地的时候,这时一个嗓门很大的声音传了进来。

    “大炮叔,大炮叔,在吗?你赶紧出来。”

    郑玉花听到这顿时吓得一个机灵,他连忙慌张的翻开楚小天,从床上爬起来,跳下抓起地上的衣服就慌手慌脚的穿起来。

    “好像是二狗子这个狗日的,麻痹的,这会来瞎叫什么啊,吓死老子了,操。”楚小天咒骂起来。

    郑玉花这会也是情欲顿消,一脸惨白,她哆嗦着看着楚小天,“小天,这二狗子该不会是发现我们了吧!小天这可怎么办啊?”

    “婶,没事,他又没进屋里来,哪能发现?你快出去看看是啥事,他喊大炮叔肯定是有别的事情。”楚小天看着郑玉花那六神无主的样子忙安慰道。

    “你说他真的没发现?”郑玉花还是有点不太确定的问道,这要是被传出去了,她在这桃花村是没法呆了。村里人大多都知道小天和春妮很要好的事情。

    楚小天点了点头,“当然,你出去问问二狗子找大炮叔是啥事。”

    郑玉花整理好衣服便走了出去。

    郑玉花一出卧室,就看见一个长得挺壮实,傻乎乎的,正蹲在地上的一个小伙子。

    “二狗子,这天都

    黑了,你叫啥叫!我都睡觉了。”郑玉花没好气的说道。任谁被打扰了好事也不会高兴的。

    二狗子一脸疑惑的看了一眼火气很大的郑玉花,“玉花婶,现在离睡觉时间还早呢。哦,我知道了,你和大炮叔在例行公事呢?是不是?呵呵呵……”李二狗傻傻的笑了起来,“你让大炮叔出来一下,俺有急事。”

    郑玉花俏脸羞红,一听二狗子这么说,心就放下了,“你叔他不在家,去县城了,估计到明天就回来了。”

    “玉花婶,你诓我的吧。大炮叔肯定在家。”二狗子说着,就要往屋里闯去。

    郑玉花花容失色,这要让二锅子进去了,发现了楚小天,那可就糟糕了,她赶紧揽住李二狗,生气的说道:“二狗子,你干啥啊?随便闯我的卧室?”

    看郑玉花生气了,李二狗憨憨一笑,就站住了,“玉花神,俺找大炮叔真有急事!”

    “有啥事,你先给我说,等他回来了,我再告诉他。”

    李二狗挠了挠后脑勺,“是俺堂嫂奶涨,疼的要命。俺就来找大炮叔……”

    “你是说你玉连嫂子?二狗子,你脑子缺根筋啊。女人的奶是随便让男人看的吗?这事你得找王月影啊。你看看她在家不?”

    李二狗摇了摇头,傻傻一笑,点了点头道,“哦,玉花婶,我知道,我这就去找月影妹子去。”说着,迈开长腿,就一溜烟的走了。

    待听到二狗子脚步声消失后,郑玉花才松了一口气,回到屋里,这时楚小天的衣服什么的都穿好了,经过二狗子这么一搅合,两人也没有兴致再滚床单了,所以楚小天便兴趣索然的走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楚小天心想,二狗的堂嫂吴玉莲咋会奶涨呢?下午我还给她抓鱼,她婆婆谢大脚还说给玉连炖汤下奶用的,咋这会儿可又奶涨了?

    突然他心里冒出来一个龌龊的想法,“奶涨了,玉连他男人又不在家。要是我能帮玉连吸吸奶水就好了,这样就不会涨了。”( 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  .ranen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