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婶有春妮漂亮吗?
    第九章婶有春妮漂亮吗?

    这会儿吴玉莲也发现了楚小天,一开始,吴玉莲吓了一跳,赶紧用衣服把自己的奶儿,遮了起来。“你怎么不招呼一声,就闯进来了?”

    吴玉莲对楚小天也没什么深的印象,只是近来常听村里人议论,说楚小天以前是个小流氓,刁民之类的,如今对楚小天是一片赞誉之词,她如今看到楚小天就站在自己面前,她也觉得这个年轻人与村里其他人,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小天傻傻的站在原地,傻呵呵的笑着:“玉连嫂子,我去河里摸了两条鱼,想送给你补补身子、、你妮子长的可真好看,像你。”

    “妮子可是我闺女。她当然漂亮了。不过,她太能吃了。现在的奶粉太贵,我那几个死工资,还不够小丫的奶粉钱。”

    “现在的毒奶粉太多了,还是自己奶孩子的好。我这里还有两尾活鱼,都给你补身子吧。”

    “那怎么行、、花了多少钱?”

    “真没花一分钱,我在河里摸的。”小天笑着说道。

    “那也不能全送给我啊,你给自己也留一条。”吴玉莲虽然觉得小天有点小流氓相,而且他的心也挺细。他还挺能干,连村后山桃树林他都承包下来了。

    “行,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小天急匆匆离开了吴玉莲的家,连谢大脚送给他的番茄,他都忘了拿。

    他也没等李大金回来。反正那礼已经送到了,谢大脚也收下了,等李大金一回来,自然会知道怎么回事。

    有钱不赚就是傻蛋,到时说不定,李大金自己都会找小天去。

    “好久都没见春妮了。过几天就要到省城了。今晚得去一趟春妮家,和她告别一下。再交代一些要紧的事儿。”

    小天边走边想,往村西头走去。春妮的家就在村西头。

    到了春妮家,天色都已经快黑了。春妮不在家,家里只有春妮她妈一个人。

    “婶儿,春妮不在家吗?”一看到她家只有一个人时,小天心里就一阵的失望。

    “哎呦,这不是小天吗?十来天都不见你了。你小子挺能耐啊,婶子可真没看错你。”大破婆娘看到小天,双眼就发亮,就好像看到最亲的人似的,“春妮她今儿个一大早去县城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估计今晚不回来了,会住她同学家里。”

    楚小天有些失望的说道,“哦,是这样啊,婶儿,那我走了。别的没事。”

    “等等,小天,婶子有话给你说。”大炮婆娘跑到楚小天的身边,硬是把他拉拽到屋里,“小天,你坐,婶儿有话给你说。”

    借着明亮的灯光,楚小天这才看清,眼前的这个女人瘦了许多,气色也不好,很明显她男人大炮没少揍他。

    大炮婆娘真实名叫郑玉花,此时的她看起来,虽然清瘦了许多,但身材更显挺拔而又丰满,皮肤白皙,脸蛋娇美,虽然眼角已经有了几条不太明显的鱼尾纹,但是这不仅没有让她显老,而是更增添了她成熟的风韵。

    看到郑玉花这么猴急的把他拉拽到屋里,楚小天不禁的心头里,就滋生出一丝兴奋之情。他心想,看来春妮她妈的骚情又犯了啊。

    小天一想到那种可能便是心里一热,心中却莫名的惶恐慌张起来。

    毕竟她可是春妮的妈,上一次上了这她之后,楚小天就觉得很愧疚,就发誓不再碰她了。可现在这种情形,让小天很难做到。

    “婶儿,你啥事啊?”小天想现在出冲出去,摆脱郑玉花的纠缠,可是感受着这中年少妇的温情和成熟的风韵,他硬是挪不动脚步了。

    “你个臭小子,婶还不知道你?你是不是故意在躲着婶啊!”郑玉花脸若桃花,一脸似笑非笑的盯着楚小天。

    “咳咳,哪有,我怎么会躲着婶呢!婶对我那么好。对了,大炮叔去哪儿了?”楚小天连忙叉开话题说道。

    “今天下午就走了,说是到县城给人家看病。就他那两把刷子,去也是骗吃骗喝的货。”郑玉花白了楚小天一眼,她知道楚小天这是想岔开话题但还是回答道。

    郑玉花看到这咯咯的笑了起来,搬过一把椅子,坐在了楚小天的身边,柔情似火的看着小天。

    楚小天看到春妮她妈那骚情劲头,顿时心里一阵苦笑,“这是个什么事啊!”

    “小天,婶儿这屋里是不是很热啊?”郑玉花边说,竟然把上衣给脱了。

    郑玉花的薄衫脱了就剩下一个黑色蕾丝花边的罩罩,然后她坐在床上,眼睛正直勾勾的看着楚小天,这时的她脸蛋微红,看起来妩媚无比。

    “小天,这都秋天了,屋里还真热,可真是秋老虎啊。婶才进来这么一会,便出了一的汗,所以婶把衣服脱了,不然实在是受不了。”郑玉花笑盈盈的说道。

    “啊!婶儿你还是赶紧穿上吧,让人看见了不好。”楚小天反应过来后一脸焦急的说道。

    “婶一个女人家都不怕,你个大男人怕啥?”郑玉花白了楚小天一眼打趣道。

    楚小天听到这顿时一阵无语,要是别的女人敢在他面前这么露着,他早就不客气的扑上去了,可是眼前这位可是春妮她妈啊,自己和春妮的关系其实就是小情人的关系,自从上次在葡萄园里和春妮她妈疯狂的缠绵后,小天就自责不已,所以他一直都尽量避开着春妮她妈——郑玉花,怕万一一个把持不住,犯了什么错,到时候他良心难安。

    可是郑玉花却仿佛认准了他一样,今晚她一看到楚小天,家里又没个人,就硬是把小天拉拽到了屋里……

    “婶,我该回去了,这时间也不早了,我想早点睡觉,明儿个我还有事呢。”楚小天对着郑玉花说道。

    “时间还早呢!你就在婶儿这里多坐一会,你是不是讨厌婶儿啊!没坐一会儿就走啊。”郑玉花有点委屈的说道。

    “我怎么可能讨厌婶儿,只是,只是…”楚小天结结巴巴的浴言又止。

    “只是什么?”郑玉花眼睛火热的看着楚小天问道。

    楚小天牙一咬,“只是我怕我会把持不住,犯了错误,那样我就以后没脸见俺叔和春妮了。”

    郑玉花听到这儿,脸蛋一红,她一双大眼睛,娇媚的看着楚小天,有点羞涩的说道:“跟婶儿说说,你想犯什么错误?”说着站起来,扭着屁股慢慢走到楚小天的面前。

    郑玉花看着楚小天那乡村小伙子特有的粗犷的脸,内心一热,她伸出双手轻轻的搭在楚小天的肩膀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

    楚小天被看的心里一阵烦躁,他眼睛躲闪着不敢看郑玉花的眼睛,

    声音底气不足的说道:“没,没想犯什么错误,就是怕俺不注意,在某些地方冒犯了婶儿你。”

    郑玉花双手慢慢的往上抬,一下子环住了楚小天的脖子,身子也是慢慢的朝前倾,紧紧的贴在楚小天的胸膛上,“小天,婶儿有春妮漂亮吗?”

    楚小天顿时呼吸急促起来,他感到两个柔软的大肉球压在了他的身体上,一阵既舒服又奇妙的感觉萦绕在他的心头。他感到舌头一阵的干燥,小腹那里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

    “都、、都漂亮,不过婶儿更成熟。”楚小天有点心虚的说道。他这会慌张的一动也不敢动,就傻傻的站在那里。

    “既然婶儿这么漂亮,自从那日你要了婶儿后,为啥你对婶儿这么冷漠?难道婶已经老得让你唾弃了?”郑玉花咄咄逼人的问道。说着身体还有意无意的扭动起来,让她那胸前的饱满不断地摩擦着楚小天的胸膛。

    楚小天狠狠的吞下两口唾液,这种禁忌的快感,快要淹没他的理智了,不过他强忍着不让自己有出格的举动。

    “婶儿,你就是咱们桃花村的一枝花,很多人都想着你,可是俺却不能,怕良心上过不去,对不起叔和春妮。”楚小天说着好听的话,一咬牙说道。他挣扎着想从郑玉花的胳膊中出来,可是他越挣扎,郑玉花抱得越紧,就是要搂着他的脖子。

    郑玉花略微的踮起脚尖,跟楚小天面面相对的说道:“婶儿都不怕,你怕啥?你不用觉得有负担,这事只有我们两人知道。”

    楚小天闻着郑玉花呼出的香甜的口气,顿时心里又是一阵心猿意马,他感觉到某个位置鼓胀的都跟炸了一样。

    楚小天眼神不停的闪烁,他的态度不再如刚才那么强硬了,而是软了下来,他有点犹豫不定。说实话,对郑玉花这样成熟的风韵女人谁不想呀?加之这种母女花的禁忌,令小天心里更是兴奋不已。他之所以踌躇,是因为她是春妮她亲妈,他可是一直对春妮抱有想法的,想把春妮娶过来当媳妇,他害怕如果真的再次把郑玉花上了,以后见到春妮心里会有疙瘩。

    郑玉花看着楚小天那犹豫的表情,立刻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天你也知道,像婶儿这种年纪的女人,正是那种需求最旺盛的时候,可大炮他那个熊样儿,也是几分钟不到就了事了,婶儿常年压抑着,实在是很辛苦。婶儿以前是和村长有过那事儿,可现在村长蹲大牢呢。本来婶儿是想再偷个汉子啥的,但又怕对不起你叔,而且万一要是传出去,婶也没脸在这桃花村呆了,所以婶儿想将身子给你,毕竟这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楚小天听了郑玉花这一番话,顿时心头一热,“婶儿,你真可怜。”

    郑玉花看到楚小天的态度转变,立刻一把拉着楚小天的手,按在她那两个饱满奶儿上,略喘着粗气说道:“小天,你捏捏,看还挺吗?婶儿知道你们男人就好这口,所以平常一直都是很小心的保养的。”

    楚小天看两人都坦白到如今的地步了,便抛下了一切,将誓言早就抛在了脑后,红着眼睛不客气的用大手揉搓起来,边搓揉边声音急促的说道:“挺,婶儿你的奶子还是那么大,你不记得上次在春妮的葡萄园里,我是怎么日的你吗?”( 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  .ranen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