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妇女主任胡明艳
    第四十五章妇女主任胡明艳

    第二天一大早,楚小天迷迷糊糊感觉到身上中重物在压着自己,还一急一缓的前后起伏着。胯下的那玩意被一团温暖热烈的包围着……他睁开眼就看到了李嫂光着雪白的身子,脖子仰起,甩着一头秀发,嘴里咿咿呀呀的轻声呻吟着,脸蛋红润润的,那水蜜桃般的身材和模样是在是诱人。

    哎!这李嫂看来终于是尝到甜头了。以后可有自己的忙活了。

    楚小天心里想着,双手伸上去就按住了李嫂的一对坚挺的肉峰,揉搓起来,大把大把的抓着,屁股配合着李嫂的动作向上顶去。

    终于,李嫂在欢快的叫声中,又一次的进入了仙境。

    吃过早饭,楚小天就去找春妮了。让春妮帮自己写一份土地承包协议书,然后提交给村两委备案存档,这是要走的正常程序。

    完事后,楚小天就去找吴长青,刚走到村男池塘边的一个小胡同时,迎面走来了一个女人,扭着屁股笑嘻嘻的向楚小天走来。

    楚小天一看这女人正是王香兰,被前夜弄过的王婶。她也看到了楚小天,笑嘻嘻的,脸蛋红红润润的,也不显有多糙了,走路时脚步轻盈,摇摆臀扭的,显得很是高兴。

    楚小天心里惊叹,被男人狠狠滋润过的女人就是不一样,看那高兴骚浪劲儿,就知道是还想再被老子滋润一下。这王香兰也算得上是美熟妇了,身材丰腴,肌肤娇嫩丰润,楚小天回味着那夜里在这个熟妇身上折腾的滋味,都觉得太过瘾了。

    “小天,听说你可成了村里的大能人了,连县里的电视台记者都采访你了,给婶说一下对着镜头说话啥感觉?”走到楚小天的跟前,王香兰还在微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格外好看,又拿手摸了摸小天黝黑的脸蛋。

    “那能有啥滋味?当然没有弄婶儿的时候的感觉爽了。”楚小天扫视了四周下,发现没有一个人,他就伸出一只手在王香兰的大奶上来回的搓揉着,还五指大涨的大把大把的抓着,“婶儿,你的奶子摸着可真舒服。”

    王香兰也不反抗,还挺起了高耸的胸脯,任由楚小天玩弄着自己的身子。一会儿,楚小天的另一只手也不老实了起来,可直接在王香兰的肥硕臀部上把揽着。没多长时间,可把王香兰弄得浴火攻心的,喘着粗气,身子抖动连连,显然是想被男人弄了。

    “走,小天,去、去婶子家。”王香兰起急的一把抓住楚小天的手,就往自己家里拽,“你叔去锄地了,现在不在家。”

    楚小天没想到王香兰都放荡了这地步,他本想只是在她的身上摸两把就走,因为此时楚小天本身也没什么欲望,毕竟昨夜可是与李嫂着实狂野了一把,一大早又在李嫂的身体里消耗了两次,实在是提不起劲头。

    可王香兰却是有股子劲头,她还想让上次一样楚小天狠狠的从后面再突刺她一番。

    “婶儿啊,你听我说。我这会儿找支书有急事呢。等过了这阵子,我再找你……”

    “这可是你说的哦。这样吧,我明儿晚上就在刘寡妇家里等着你。”她和刘玉芬现在同在一条船上,刘玉芬又是寡妇,去她家弄是最适合不过了。

    “明儿晚上,恐、恐怕不行啊。”

    “那就后天晚上吧。”王香兰很无奈,本想趁自家男人在地锄地的空儿,让小天好好的弄她一弄,可这小子竟是拒绝了自己。满腔的浴火她只好找刘玉芬解决了,因为她没有忘记刘玉芬家里的那个黑色大棒子。

    …………

    到了吴长青家里后,楚小天直接说明了来意,吴长青就说:“行,这个好办,吃罢午饭我就去找王跃强,商议一下,就这两天吧,召开一个全村党员大会和村民代表大会,把你承包的事情确定下来。走个程序……”

    “那可就谢谢叔了。”楚小天把口袋里的让春妮写的承包协议书拿了出来。

    “呦,小天啊,你还准备的挺充分啊。”吴长青把协议书接过来说,“放心吧,这件事情你就放心吧……将来你赚着钱了,别把叔忘了就行了。”

    “忘了谁,也不能忘了叔啊。”楚小天笑了笑。

    “你小子可真有你的。要不咱俩喝两杯?”

    吴长青正要拿酒和酒杯的时候,就听到了大门被开的响声,随即就听到了一声女人清脆的声音,“长青叔,大菊婶。”

    一听这声音,吴长青就知道是胡明艳。马上就迎了出去,就看到胡明艳左右手各掂着一大袋水果,苹果和香蕉。

    “是明艳啊,来了就来了。还掂东西干嘛?”吴长青从手里接过胡明艳掂的水果。

    “这些水果都不错,给你和婶子尝尝。好吃着呢,对了,我婶儿呢?”

    “一大早就去乡里教堂了。”因为楚小天还在这儿呢,吴长青对胡明艳也没有动手动脚的,两人之间的说话表情动作俨然是晚辈对长辈所说所做的。

    楚小天没有走出去,就坐在沙发上,但也听到了两人的交谈,心说胡明艳这时候回来,两人可又得搞到一块了。

    “走,走,快进屋坐啊。”吴长青说,“小天也在这儿啊。”

    楚小天听老吴提起了自己,也就在了出来,看到了胡明艳,那穿着一看就是城里人的打扮,从侧面看竟能从衬衫缝隙里看到她红色的胸罩的雪白的肌肤。只看的楚小天心神有些激荡,下面男性象征的玩意可又慢慢的坚挺了起来。

    “明艳嫂子,进屋坐啊,院子里日头儿毒,你们城里人不经晒,可把您的白嫩皮肤晒黑了。”楚小天打趣说。

    “小天,你可真能说。”胡明艳抿嘴笑了笑。她似是又想起了什么,说,“对了,长青叔,留根他也回来了,骑着摩托带着我呢、可是骑着过河的时候,摩托陷在泥沙里了,硬是发不动了,陷在他还在河里呢,我就先回来了。”

    一听胡明艳的男人吴留根也回来了,吴长青心念电转,这小娘们闹的哪一出啊,怎么留根也回来了?然后才说:“行,那我去河边瞅瞅去,顺便喊几个人帮他摩托抬出来不就得了?”

    楚小天就说:“还是我去吧。”

    吴长青说:“来我家的都是客,你们先坐屋里,我去去就来啊。”又对楚小天说,“小天,替我招呼好你明艳嫂子了。”说完,就出了院门。

    “明艳嫂子,先进屋坐着吧!”楚小天站在屋门的一侧,很有绅士风度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胡明艳笑了笑,“都是乡里乡亲的,还搞这一套啊。”

    两人到了屋里后,胡明艳一屁股就坐在了沙发上,显得很随意,好像是自己家似的,毕竟她和老吴是上过床的,在心理上就没有生疏的感觉。

    楚小天笑着问:“明艳嫂子,你和留根哥就应该多回来走走。这山村里的空气就是好。”

    &n

    bsp;“是啊,这不……我们这次回来,就是寻思着让村里给我们批一块宅基地,准备盖一处房子,将来养老也好住。”

    楚小天哦了一声,说:“嫂子年轻漂亮,倒显得很长远啊。”心说,你和老吴都搞一块了,这宅基地不是好弄吗?

    胡明艳听楚小天说她年轻漂亮,心里就一阵的荡漾,自从上次在老吴家见了楚小天和听了楚小天的一些事迹后,她就对这个年轻人有了好感。年轻就不说了,很有头脑很有想法,她怎么想不到昔日的一个游手好闲的小流氓能混到这种地步,绝对不是靠什么运气的,肯定得有自身的实力和底蕴的。( 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  .ranen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