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计谋
    第十一章计谋

    “婶子,记住夜里要插好门哦。”楚小天看着大炮婆娘高耸的胸脯,一脸坏笑的说,“可不能让哪个野男人爬上了你的床哦。”

    “你个小流氓。谁敢爬老娘的床,直接把他那玩意废了。”大炮婆娘表现的很生气,毕竟她的男人在她身边,要装作很贞洁的样子。

    “要不我今晚爬上你的床?婶子,你看行吗?”楚小天继续开着玩笑,根本就不把身边的孙大炮当做一回事。

    “楚小天,你真是无赖加流氓?老娘会是那样的人吗?再胡说,看不把你的嘴撕烂。”大炮婆娘看了一眼她男人,见没事人似的,掂了一把埽除追着楚小天就打,而楚小天躲在孙大炮的身后躲来躲去的,还说着,“婶子,你看你的两只小白兔跳来跳去的,真好看,可别跳跑了,嘿嘿……”

    “够了!”突然孙大炮虎吼一声,一跺脚,两人都停了下来。

    楚小天嘿嘿一笑,“大炮叔,别生气,开个玩笑而已。都是自家人,婶子也不会见外的。咱们进城去吧!”

    孙大炮阴沉着脸,看了一眼女人,先头里走了。他心里那个恨啊,那个恼啊,楚小天你这小流氓竟然调戏老子婆娘,就算我婆娘被背着我偷人,那也是我女人,什么时候轮到你调戏了?调戏就调戏了,还当着老子的面调,当着面也就罢了,你他娘的还敢肆无忌惮的调,真不把老子放在眼里啊?若不是老子有求于你,老子非把你的脑袋瓜子拧下来当夜壶。娘的腿,真是窝囊透了,给人家买壮阳药,原来是用来干老子婆娘的,好呆人家也是村长,有钱身份有地位的。你他娘的算哪根葱?又是从什么逼里蹦出来的?小无赖小地痞小流氓的……草!

    现在都什么世道啊?难道老子我真的老了?都是年轻人的天下了?越想越是气愤,气的差点脑出血。

    看着孙大炮头里先走了,楚小天就走到大炮婆娘的身后,说,“婶子,香水的事情,你放心,我没有告诉大炮叔。”下一刻,狗鼻子似的在她白皙的勃颈处闻了闻,好香啊,不亏是法国正宗货啊。然后,在大破婆娘浑圆的屁股上摸了几把。

    大破婆娘不敢反抗,咬着牙任由楚小天这么摸着,因为这小流氓有自己的把柄啊。香水的事情要是让自家男人知道,非得……她都不敢想象后果。要是让自己儿子知道,连活下去的脸面都没有了。

    大破婆娘只是说,“死小天,你干什么?我男人就在前头走着呢。我儿子就住在这诊所的对面。要让他们看见,那还得了?你快……那你也得快点啊。”

    “婶子,你真软,真白!以后我会找你的。”临走的时候,楚小天又在大炮婆娘的胸脯上掠了一把,这才向孙大炮飞奔而去。

    “我这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竟然要毁在这个小无赖手中?”大炮婆娘无奈的摇了摇头。

    不过一想起今晚孙大炮不在家,大炮婆娘心里就美滋滋的,都十来天没有干那个事了,今晚或许可以放开大干一场了,快憋死老娘了。

    一想起自家男人孙大炮,她就来气,身体肥胖不说,干那事的时候,老是弄的自己不上不下的,就像是吊在半空,上不去下不来的,那个难受啊,自从村长爬上了自家的床后,才好多了,虽然村长那老家伙也不怎么样,但是他每次来干事之前,都会先吃一粒强劲的药,也勉强凑合着。还有就是村长很会调情,每次都把老娘身体弄的痒痒的,水水的,有时还带来一瓶法国香水,喷的香香的,老有情趣了。

    还有更重要的是,每次干完事之后,村长气喘吁吁的趴在床上,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百元钱给老娘。哼!可是一百块钱啊。大炮那死鬼一个月才赚五百块,老娘我不到半个小时就赚一百块。一个月若是能干上个十来次,那不是发大发了?

    大炮婆娘美美的想着。

    …………

    追上孙大炮后,两人走在去村长家的路上。

    看着孙大炮不高兴的样子,楚小天心里暗暗好笑,“刚才当着你的面调戏你的婆娘,你会是啥滋味?反正你的婆娘已经被村长上过了……调戏调戏也无所谓吧!”然后说,“大炮叔,不要伤心了,这只怪我婶太水性杨花了。”一阵的安慰孙大炮。

    孙大炮心里呸了一声,妈的,小兔崽子,装比的货,现在装什么好人?调戏老子婆娘的时候,你才不这么说呢?孙大炮咬着牙不吭声。

    “大炮叔,一会儿到村长家,你就照着我教的给那老杂碎说。”

    “你说,那老杂碎会上当吗?”孙大炮有点不放心。

    “你放心吧,保准上钩。”

    一会儿就到了村长的家门口。

    孙大炮走了过去,敲了敲门,然后门开了,开门的是村长的儿媳妇,穿一身红色的连衣裙,长长的头发披在肩膀后,显得很是迷人。

    远远地看过去,楚小天觉得村长儿媳妇更加的妩媚诱人。心里想,哼,今晚到你家敲诈的时候,趁个机会上了你这个小娘们,草。

    不一会儿,村长就出来了。

    村长大老远看见孙大炮,就说,“大炮兄弟,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是不是又要进城啊?”

    孙大炮看到村长,内心的熊熊怒火就直往上窜,真想一巴掌拍死这个老家伙。可是想起那个装金条的保险箱,他忍住了。钱可比女人重要啊。

    “是啊,村长,用不用给你捎点什么?”

    “还是老样子吧。我给你说那一种效果特好啊,每次……我都能坚持快一个小时了。比钢筋都要硬……”

    孙大炮都知道村长和他的婆娘有一腿了,村长还在这里大说特说。孙大炮气的都快要吐血了,妈的,老子给你买那药,原来你真是用在老子婆娘身上了,孙大炮强自忍受着,面无表情,喘着粗气。

    “那好,我这就进城进药去了。今晚就不回来了,明天一早才回来。正好给你捎点。”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村长双眼发亮,赶快掏出二百块钱给了孙大炮。

    孙大炮拿着钱走了。

    看着孙大炮远去的背影,村长冷哼一声,“真是个傻逼的爷们,给我买壮阳药,正好干你婆娘,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我今晚就爬上你婆娘的床!正好你不在家,干她个通宵。”( 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  .ranenw. )